第六卷 最后一章 曲终人散

作品:《佣兵天下

    绿儿,吟风,冥牙等联手封印龙神派洛特的时候,满脸是泪的艾米,哈伯并没有过去,因为他知道,第一,他没有必要过去,第二,她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否则,大青山会骂他一万年。

    再次从易海蓝手里拿过了一个金色拳头大小的盒子,艾米紧贴着光明神殿下身边打开了,被根本无法解除的“龙骑士诅咒噬骨火焰”点燃了全身,光明神殿下的神格已经破碎,一缕乳白色的光芒袅袅飘入金色盒子,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诸神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日神殿下半蹲下很恭谨的问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殿下,请问这是什么?”

    艾米眼里的泪水还在不断的流着,但是他的脑子确实清醒的,法诺斯大陆上的七大神都有了目标,那很显然,其余的主神依旧还忠于父神殿下:“父神殿下遇袭……受重伤,如果想恢复,必须吸入主神一级的神格,才能帮助父神殿下逐渐恢复。”

    火神,日神,水神等诸位殿下互相看了看,作为主神,类似的道理他们显然比艾米懂得要多,父神造物后,自己的神格赐给每一个神明,尤其是主神一级,按照此前所讲,如果父神殿下真的受重创甚至陷入神格不能自我恢复的窘境,那……吸取源于父神神格的主神一级的神格,成了唯一的捷径。

    本来,以战神,光明神,智慧神为首六大神罪不当赦,也正事他们勾结龙神致使父神殿下陷入现在的为难中,以暴制暴,最终复苏复苏殿下,就成了唯一而且没有任何错误的方法。

    因为一个渺小的人类,最大的靠山龙神派洛特泪流满面地被封印一万年的场景,战神看到了,智慧神,山神,海神也看到了,他们还看到了还在地上挣扎距离覆灭只有一步之遥的光明神,当然,还有就像在熟睡的样躺在地上的爱神殿下。

    战神突然笑了,冲着对面哭的一塌糊涂的凌云笑了:“阁下,请问尊姓大名.

    凌云哭的也愣住了,他见过战神两三面,但是,从来就没有见过战神真正的笑,发呆发愣的年轻龙骑士就像佣兵团第一副团长平时所教导的那样,平伸右手重重扣左胸:“在下凌云.”

    战神脸上还是笑,很平和的笑,就像勇士对勇士:我是战士,你也是战士,阁下,此前你击败过我,现在我要求再次公平一战,一绝胜负。“

    凌云脸上在哭,心里也在哭,但是脑子却并不糊涂,如果没有这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就绝不会有这场战争,巴尔巴斯叔叔,隆叔叔等所有人就不会死,副团长大人就不会巴尔巴斯叔叔,隆叔叔等所有人就不会死,副团长大人就不会

    唱响那千古绝唱,年轻人心里盘算,就算自己不是对手,那身后还有艾米团长,大青山……不,霍恩斯,池傲天等副团长,再说,万一自己偷袭得手了呢,所以,凌云胡擦擦眼泪,完全把第一副团长平时教导骑士应有的干净整洁抛在了脑后:“好,我月呢做骑士之间的决斗。”

    说我,凌云反手抽出了淡蓝色的长剑,所有主神都认了出来,这把长剑不就是上次在花语平原斩落战神法相的那一柄吗?主神们并没有小瞧这个年轻人,甚至他列为和艾米,大青山,池傲天,易海兰等拥有相同战力的超级勇者。

    凌云翻身上龙,他的坐骑龙蒙忑堪拉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刚才大青山副团长成为了第一背叛龙骑士诺言的龙骑士,不知道怎么的,同为背叛者蒙忑堪拉竟然为有这样的副团长感到骄傲,无比的骄傲,他甚至希望当时背叛是自己该有多好,现在,看着面前不可战胜的战神,刚才还是痛哭的蒙忑堪拉一点都不害怕:男子汉大丈夫,生而合欢,死儿何惧,龙、、、、、公龙也是男子汉大丈夫,就算不能战胜战神,临死也要狠狠地咬上一口,所以蒙忑堪拉不断地磨牙。

    战神收回了众法相,回归了文官相,本来,面对一个人间的勇者,如果还连法相带本相一起上,不论输赢,最后丢人也丢死,主神们不论阵营都这么想

    面对龙骑士,战神微微举起了降魔杵,这是外?武器??一百零八降魔杵施展开了,不要说一个凌云和一头巨龙,从一数到两百,把战魂

    榜所有的高手再加上十头八头神圣巨龙,都绝对近不了身。

    凌云根本没有想过正面击败战神,只要偷偷袭上,哪怕只是砍上一剑,为后面的团长副团长们出点力,就算马上战死,也没有什么

    获火系巨龙在大殿上空盘旋了两周,战死?然一笑,随手降魔杵扔到半空,巨大的降魔杵风车一样悬浮旋转起来,不论凌云从哪个方向过去,注定会受到迎头一击。

    凌云把下嘴唇都快咬破,最后,把心一横,带动坐骑龙从正面直扑战神,手里的创世长剑挽的笔直,目标就是一个,战神的胸口!没有比这个再明显的目标了,凌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算降魔杵把自己砸成肉酱,手里的长剑也不能稍微晃动一下,一定要狠狠地扎进去,溅起漫天血光!

    蒙忑堪拉一声长吟,两翼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七彩的光芒,仿佛一道飞虹射向了战神,随即……漫天的血光飞起!

    创世神界第一勇者战神殿下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而那降魔杵,随即化作一道流萤消失了……竟然是幻想!

    智慧神坐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看到了最后一幕,点了点头,随手冲其他两位主神拱拱手:“想不到,战神一直在追爱神殿下,最终,竟然选择了这样的捷径。千年的是是非非,也不用多说了,既然没有获胜希望,那索性不如学学战神和爱神,痛快一些。”

    说我,智慧神向艾米借剑,就算不是湛蓝,也来一把锋利的剑,绿儿走的时候,袖彩就丢在地上,灵宝儿走过捡起来,用力拍在智慧神手里,智慧神长叹一声:“多少年华随波逐流,今日方知,世事可贵。”说完,袖彩短剑悄然没入胸膛,智慧神脸色平静如睡。

    山神和海神两位主神脸上充满了悲伤,在后期的诸位主神中,战神的勇猛,智慧神的谋略,都是他们远远无法比拟的,现在,最强的两位神明竟然都选择从容赴死,山神和海神就更没有其他选择了,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神君,山神在前海神断后,两位神明借助袖彩短剑悄然而去。

    易海兰捧着黄金盒子就等在一边,每一位主神殿下离去后,金色盒子马上收入了一色神光,最终,六大主神的神光全部吸入盒子。

    金发魔帅看了看佣兵王,艾米根本没有理他,对于艾米,哈伯而言,恶魔岛上所接到的任务早已经超过预期目标完成了,当然……所付出的惨痛代价,更是超过了预期估算,战神,光明神,智慧神没有服罪的时候,艾米也不能也不会放过他们,但是……现在,所有该服罪的主神,已经明确惨痛的代价承担了必须承担的责任。

    艾米泪流满面还没走的唯一原因,就是那团火,还没有灭,海那里……还有自己的兄弟,所以,艾米只是毫无目的地轻轻搓动手边的碎纸,让它们变成细细的纸屑,最后在指尖消失。

    所有来自艾米诺尔大率的下届种族,看看艾米只是流泪的脸,就像所有人都变成了黄金脑一样,所有人到猜出了艾米的想法,站在不远处,一声不吭地等。

    只有灵宝儿是个例外,想靠过去安慰一两句,但是小女孩又不敢,面前艾米哥哥一言不发,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其余六位主神看到易海兰举着个空盒子还在发愣,连忙问父神殿下为什么还不出现,易海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六大主神。因为他知道,只要他说出来原因,这里的六位主神,尽管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他们主动一个人就要消逝……

    最后实在被问烦了,而吟风恰恰也知道这个消息,千古第一恶龙吟风直接吼出了答案。

    果然不出任何意料,六大主神当时就愣住了!

    如果涉及背叛父神殿下,那么就算粉身碎骨,把最后一丝幽灵压在地底寒泉折磨至天崩地裂,也不为过,但是……所有人都没有任何错误的时候,就硬要有一位主神永远地消失……这样的事情,谁会做?

    六大主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整个创世神大殿死水一样沉寂的时候,火神星宫的三大神君脸色突然同时黯淡下来,离火神君微微上前,火神殿下挥挥手让他退了下去,又沉默了一会,火神殿下站了起来,目光越过诸神,落在神殿一角还微微闪烁的火光上:“资格最老,寿命最长……我不先行谁先行.

    “殿下!”火德星宫其他两位神君同时快步拦了上来

    火神淡淡笑了:“千年来,唯一的火德星宫神人远去了,人间的数年前,她为了救我,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有火凤凰保佑……而她的丈夫,刚刚又为了兄弟和坐骑龙……就这样?????看不起人间物种,可是,现在看起来,被看不起的,反而是我们?????最后一件事情,还是能让别人看的起的。”

    湛蓝陨石巨剑,刚才被冥牙扔在了地上,火神缓缓走过去,弯腰捡起了长剑,轻轻叹了一口气:“随父神而来,因父神而去。因果轮回,诚不欺我!”

    火神殿下手臂微微颤抖,一道道蓝色剑气扑面而来……

    一缕红色的神光就这样,缥缈着落入黄金木盒中。

    这一次,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整个父神大殿里的所有人,在一瞬间感受到了——耳边、天地间,仿佛突然有一个人轻声呼吸了一下。

    等了不久,整个神界在突然间就喧嚣了起来,漫天五彩的鸟雀在空中编织起一道道七彩虹桥,山间的清泉小溪发出更加欢畅的笑声,山谷上云霓般的花朵一片片盛开到极致!

    这喧嚣的声间,在父神大殿外面,却突然消失了。随即,一个面色发黄看上去一团和气的中年人轻轻地拍了拍门:“我回来了。”

    父神殿下?大殿里就在一瞬间,所有的神明,无一例外全部跪倒。而在这个中年人背后,广袤的众神大殿广场上,不论神、天使、鸟雀,任何只有具有最初始灵智的生物,前额全部点地。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跪倒了,起码,在创世神大殿里,还有相当数量的智慧物种似乎全然没有发现创世神殿下返回。

    不只是一个艾米,还有林雨裳、霍恩斯、池傲天、灵宝儿、凌云、忽尔都……数十位人类英雄根本没有回头,他们所有人莹光闪烁的眼睛里都跳动着最后几个米粒大小的火光,他们在等着它熄灭,但是,又怕它熄灭……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生命不可承受的压力,用手挡住了眼帘。

    脸色微黄的中年人慢慢走到艾米的身边,同样屏住呼吸,看着那似燃似灭的火光,最终小声在艾米旁边说了一句:“我是造物,这里的一切,在冥冥中,我都看到了……”

    “你能救活他吗?求你,救活他,我可以付出所有的一切!”艾米突然转过头来,嘴唇颤抖着,泪水再次从眼眶中奔涌而出!在艾米此生中,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一事而求过别人。

    造物者愣了一下,随即微微摇摇头,苦笑着:“我不能,即使你跨越无数个平行空间,也没有任何人能。”

    艾米呆呆地愣了一下,随手推开了中年人,一句话不说,继续扭头看着那几粒火焰。火焰由几粒,变成了两粒,最后一粒……地上的玉石方砖上,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艾米走到那一粒火焰的跟前,蹲下来仔细端详着,年轻人看着看着,就跪了下去。??的泪水簌簌落下,?在玉石砖上清脆作响。

    而那最后一粒火焰,终于??跳动了两下——消失了!

    大块的方砖上,真的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像刚才这里根本就没有坐着一个人,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大青山这个人一样,干干净净……

    艾米由跪变坐,就在那块方砖前看,看了一眼又一眼,恨不得用眼睛把方砖挖出来……不……是把大青山从方砖里挖出来……但是,最终……还是干干净净,一无所有。

    艾米·哈伯终于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骗自己,这里现在和今后都不会再出现任何奇迹,年轻人慢慢站起来,看也不看地上扔着的湛蓝陨石巨剑,只是轻声招呼了一声:

    “走了。”

    “等等。”那个中年人一直等在旁边,任由大殿内外数以万计的生命长跪不起,看着艾米要走,他喊了一声,艾米没有理他,中年人走上两步一把拉住了艾米·哈伯:“创世神界遭此大劫,如非小佣兵团诸君还有易海兰,可能,从此就陷入万劫不复当中。”

    “那又怎样?”艾米回头看着伟大到平凡的造物者。

    “神界万年无序凌乱,超半主神坠入魔道,人间界恰恰相反,十余年来,英雄辈出,所以,我准备策封人间界的英雄为诸神……甚至为主神!”造物者语气非常坚决,甚至有些激动。

    “谢了,我是一个小佣兵,我只会事先谈价钱,事后,就免了。长剑终将入鞘,战士已然归于尘土,如此而已……”艾米看着造物者,用手心用力擦去脸上的泪水,渐渐恢复了平静。

    “我准备把最古老的神只称号封赐于你,艾米·哈伯,听封!”造物者的声音渐渐洪亮起来,大殿内外诸神们眼睛里流动着异样的光彩,所有人都知道,神界最古老的神只称号就一个“智慧上神”,而这个称号与造物者比肩!

    “过去几千个日月,伟大的人间王者黄金脑艾米·哈伯殿下,作为我的子民中最优秀的一员,他的优异,他的威名,足以传透数个创世神界和龙界,所以,特册封艾米·哈伯为新一代‘智慧上神’!”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新一代“智慧上神”殿下缓缓地向大殿外走去。

    “艾米!艾米!”易海兰从大殿里连追数十步终于追了上来:“人间界为这一劫难付出一太多惨重代价,父神这么做是为了补偿,你想,只有真正来自人间界的物种手握重权,才会从人间物种的角度考虑。”

    艾米甩掉了易海兰的手掌,转身,淡淡地看了看身后的众多下界英雄:“我不留下,但是我不反对任何人留下。”

    随即,艾米的目光越过了无数众神的头颅,看着大殿正中宝座前站立的造物者,年轻人特有的磁性声音在父神大殿乃至整个神界回荡:“我不需要什么册封,如果造物者真的无所不能,就让时光倒流,让我回到冰雪大陆,还能拥有我的兄弟……人类,虽然是被神所创造,但是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有了想要把握自己命运的念头;或许人类没有神那样寿命无限,但是人类向往自由的思想却和诸神一样高贵!”

    按照人间历计算,魔法历十五年春,在神圣龙骑士大青山战死后不久,小佣兵力团长艾米·哈伯驾驭着六翼天龙王冥牙独自离开了神界从此不知所踪。

    后来,有人说,曾经在冰封大陆看到过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子,形态非常像佣兵王殿下。

    还有人说,在花语平原南侧,曾见过佣兵王殿下和神圣龙骑士一面。法诺斯大际的居民坚信,佣兵王从法诺斯登上了神界,最终,就在法诺斯隐居了下来。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随着无数的吟游诗人弹着冬不拉在树屋酒里咏唱着《佣兵天下》,有关于佣兵王艾米·哈伯、神圣龙骑士大青山、黑面龙王死神池傲天的故事,就像创世神界的春天——没有脚,却一步不停地走遍了每一个大陆,走进了每一个偏远的院落,凡是有智慧的地方,就有千百个不同的佣兵王、神圣龙骑士、黑面龙王……

    (全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