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集 阗殛魔杖 第十章 浴血奋战

作品:《飘邈之旅

    鸿佥来回奔突厮杀着,他心里暗暗着急,这些怪兽不要命地狂冲过来,无止无歇,有好几次都已经冲进防御圈里。那支刺脊枪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射杀了无数冲进来的怪兽。尤其是纳善的那把逆光剑,青光纵横来去,竟也不次于鸿佥的碎金剑。

    剑齿豪的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商队也出现了大量的伤亡。班侗绝望地看着一波一波冲击过来的剑齿豪,心想:如果李强再不回来,商队就要抵挡不住了。纳善舞动逆光剑,劈开两只剑齿豪,吼道:“爆弹准备!爆弹准备!听我口令!”他手上提着鸿佥扔给他的虹锥炮,抬起炮口,按动激发钮,喝道:“大家扔爆弹!”

    “轰……轰……轰!轰轰……”连珠爆响,成片的剑齿豪被爆弹炸成碎片。纳善狂笑道:“哈哈!他娘的真过瘾!”连续的爆炸使剑齿豪的攻击稍稍停顿下来,要不是有强力的控制,它们早就四散奔逃了。鸿佥微微缓了口气,他知道众人的体力精神都到了极限,如果剑齿豪再这样持续不断地攻击,他们肯定要崩溃了。

    卡珠惊奇地发现手中的黑狱枪非常好用,射出去的能量光弹威力极大,连续射击百十发后,竟然还有能量。看到剑齿豪暂时停止了攻击,他浑身发软,抱着黑狱枪瘫坐在大车上。身边已经没有熟悉的人了,刚才他一枪射穿一只剑齿豪的脑袋,那只剑齿豪翘起的尖尾猛地翻刺过来,将边上一个小行商的胸口戳开一个大洞,那人当场气绝身亡。他悲哀地扫视着防御圈内,上千人的大商队现在已经死伤一大半了,完好无损的人不超过三、四百,许多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

    柱头疲惫地看着自己的小队,因为有刺脊枪,他们大多数人没有受伤,但是个个脸色青白,汗透皮甲。怪兽无休无止地冲击,使他们产生即使拿着刺脊枪都无力抵抗的感觉。癞头的手臂被剑齿豪的利齿划开两道大口子,臭脚正忙着给他包扎,他小声道:“癞头,我们能不能杀退这些东西啊?我快要顶不住了,唉……”癞头身子轻轻颤抖着,说道:“兄弟,顶不住也要顶啊,不然我们真要死在这里了。”

    班侗跑到鸿佥身边问道:“老哥,李前辈怎么还没有回来?”他的希望全都寄托在李强身上,可李强刚才飞出去后,就踪影俱无了。鸿佥心里也非常奇怪和不安:师叔一去不回,难道他遇到什么厉害的东西被缠住了?他安慰班侗道:“我师叔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赶快准备,剑齿豪后面跟着的是搏杀兽。”他没有说后面还有两头地火兽,怕班侗听了承受不了。

    鸿佥飞到空中纵声长啸,连啸三声,可是除了怪兽的嘶吼声,他听不到李强的一点回应,心里不禁真的有点着急了。落到地上,鸿佥说道:“班侗,悄悄把黑尖骑准备好,实在抵挡不住,就向回跑吧,我来断后。再等一会儿。”班侗心里一凉,知道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了,他似乎一下苍老了许多,叹道:“只能这样了,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纳善大吼道:“怪兽又来了!小子们,加把劲!杀!杀!杀!”众人鼓起余勇,振作精神,再次冲上前去。局势越来越不妙了。

    ※※※

    李强这里也到了紧要关头,多亏龙千岳的犹豫,才使他争得了宝贵的时间。他真是傻大胆,在被人围困之时,竟然有心思制器炼剑,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围绕着身体的剑雾在他的周围形成了三色烟岚,上层是紫色的天火,中层是黑色的玄气,下层是淡金色的剑雾,泾渭分明,各不相扰。李强非常小心地用了种种办法,都没有使它们融合成功,最后,他想到在天籁城学会的音序排列,灵机一动,他强行将天火和玄气按音序排进吸星剑里,刹那间,三色烟岚融合了,修真界一种最奇特的飞剑就这样被他捣鼓出来了。

    几乎在这同时,龙千岳也下定了决心:如果能干掉李强,就可以像明灵子说的那样推个一干二净,不承认见过他;如果自己败了或者万重大阵被破掉,只要自己能全身而退,以后也可以推说不知道李强是什么人,给他个死不认帐,最多也就是“误会”而已。

    明灵子紧张地看着师叔,他知道,龙千岳如果退走,自己和韵妹回去肯定要受到极重的处罚,他现在就看龙千岳怎么决定了。看见龙千岳的两道白眉完全竖起,明灵子大大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师叔动心了。龙千岳喝骂道:“混帐东西!现在你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了吧,以后别再到处惹祸了,比你强的修真者不知道有多少!真是气死我了。”明灵子眼里闪过一丝怨毒的光,低头道:“谨遵师叔教诲,弟子知错了。”

    龙千岳扬手飞出一只六角形的法宝,喝道:“准备镇塔天雷!”他的四个徒弟惊讶万分,镇塔天雷是天戟峰专门用来应对莽原不测时的绝招,轻易是不能动用的,四人不由得微微迟疑。明灵子急得大吼道:“你们难道要抗令不遵?”见龙千岳的白眉飞扬起来,四人急忙答道:“是!遵师令!”

    虹韵子突然尖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他的飞剑和刚才的不一样了。”龙千岳气得喝骂道:“你给我闭嘴!没人说你是哑巴!”他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因为现在的行动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本意,他其实是个刚愎自用的人,是这两个师侄让自己陷入了如此境地,他内心非常恼怒。明灵子悄悄拉拉虹韵子,用眼睛示意她不要多说。

    龙千岳也发现了李强飞剑的变化,那是他从未见过的,飞剑幻化的剑雾亦真亦幻,如潮起潮落滔滔不绝,似星移斗转变化莫测,剑雾的颜色也幻化无常,就像阳光下升起的烟岚,云蒸霞蔚绚烂夺目,尤其让人吃惊的是,剑雾里还传来一缕缥缈的箫音,缭绕不去。剑雾因为有万重大阵阻隔,龙千岳几人还不觉得怎样,但那缕箫音却穿透力极强,听得人昏沉沉提不起精神。龙千岳到底修真功力深厚,察觉到不好,奋起精神大喝道:“镇塔天雷……天……雷……动!”

    六角形的法宝在空中急速旋转,无数道青光吞吐伸缩。四个弟子每人扬手飞出一只白色的手环,一道道的白光刺进六角形的法宝,顿时,青白两色绞在一起,整个法宝急遽闪亮,空气似乎都颤抖起来,隐隐的雷声也渐渐响起。龙千岳手掐灵诀向李强打出,一道青白色的光芒扭曲着从六角形的法宝射出,直扑李强而去。

    李强突然感到头顶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轰击下来,急忙运起吸星剑逆袭而上,猛然惊觉不对,这股劲力竟然不是他所能抵抗的,待要闪身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可惜的是,吸星剑的新变化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不能对付劈下的天雷。

    “哢啦啦……嚓嚓蹦!”

    龙千岳连续释放出五道镇塔天雷。镇塔天雷是天戟峰的镇峰之宝,是专门用来应对莽原不测的法宝,威力大得不可思议。前两道天雷将李强的剑雾震开一道裂缝,紧接着第三道天雷将炫阳环的金星劈散,第四道天雷劈下,澜蕴战甲也是一片黯然,第五道天雷实实在在地劈在了李强身上。这最后一道天雷的威力之大是李强没有想到的,前面四道天雷是龙千岳分别合一个弟子的功力激发,最后一道天雷却是五人的功力一起激发,威力足以劈山裂地。虽然影梦甲立即护住了肉身,可这道天雷实在太厉害了,李强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他被这道蕴含着无上劲力的天雷击伤了。

    最后这道天雷击伤李强的同时,也触动了太皓梭。李强身上出现了淡淡的光晕,光晕闪烁着,冒出无数细小的金星,太皓梭好像在积蓄能量,慢慢地,一圈圈的金光就像是初升的太阳,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龙千岳发现万重大阵摇晃颤动起来,他大吃一惊叫道:“怎么回事?”

    李强半蹲在空中,一手扶膝一手下垂,头也低着,却不坠落,渐渐地,金光将他的身形都隐去了,“劈劈啪啪”的碎裂声越来越响。明灵子得意地狂笑起来:“哈哈,这下看你再狂,哼!和我们天戟峰斗,只能怪你没长眼睛,死了活该!哈哈……哈……我要撕碎你的元婴,哈哈!”他以为李强已经受到重创,正在碎裂。

    龙千岳到底不凡,他察觉不妙,扬手撒出一道红色的护罩护住六人,同时大喝道:“放出飞剑!全力……”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太皓梭终于发作了。

    ※※※

    由于搏杀兽的加入,商队的防御圈终于抵挡不住冲击,出现崩溃的征兆。帕本的长枪越用越熟练,他来回纵横飞奔,不管是剑齿豪还是搏杀兽,长枪过处一片狼藉。他也很疲惫了,怪兽仍无穷无尽如潮水般一波一波涌来,尤其可怕的是那些没有死透的怪兽,如果不小心踏上去,很可能被它反咬一口。

    纳善也有点胆寒了,他的逆光剑仅次于鸿佥的尘霄碎金双剑,舞动间青光闪耀,剑芒最远可达到五米开外,任何怪兽只要被剑芒扫到,轻则皮开肉烂,重则筋断骨裂。可即使是这样纳善也觉得很吃力了,怪兽实在是太多了,让他杀不胜杀,他只能照顾到身周的人,远处咆哮怪叫惨嚎的人兽大战,他已经无力看顾。他奋起精神,狂吼道:“老帕!老大跑到哪里去啦!他再不来,这些人就全完蛋了!杀啊!”

    柱头等人围成一个小圈,圈子里都是受伤的兄弟,他们手上的刺脊枪全部都给了身后还能站立的兄弟,让他们在圈里向外射击。柱头小队的人,每人都挺着一把聚镰对着外面,他们已经无暇顾及圈外的人了,只能靠着聚镰暂时迟滞怪兽的冲击,再由身后的人用刺脊枪消灭怪兽。这个方法还算不错,圈外的怪兽尸体越堆越高。人人都拼了命,杀红了眼。

    柱头的双眼血红,吼出的声音嘶哑难听。土墩靠在他背后,单手举着刺脊枪,那只残臂紧紧扣着柱头的脖颈,两人头靠着头,他叫道:“柱头,柱头!快想办法带着兄弟们冲出去!你一定要带着兄弟们冲出去!”柱头用聚镰死死抵住一头剑齿豪,吼道:“开枪啊!”臭脚飞快地竖起聚镰,狠狠刺进一头搏杀兽的胸膛。土墩连击两枪,杀掉两条怪兽,突然他大惊失色:刺脊枪的晶石已经耗尽,而他断掉一只手臂,根本就来不及更换晶石。臭脚在一边狂吼:“土墩!射!”

    土墩眼看着剑齿豪的尾巴抽向臭脚,他悲吼一声,扔掉刺脊枪,从柱头背上跃起,合身扑了上去,“噗!”剑齿豪锋利犹如刀尖的尾巴狠狠插进土墩的胸口,他惨嚎着飞了出去。臭脚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他知道土墩这是为了救他,他狂嚎起来:“土墩啊!我……他妈的!杀……啊!”一手顶住聚镰,一手抽出砍刀,这一刀凝聚了他浑身所有的力气,那只怪兽的脑袋被一刀削飞,喷出的鲜血溅得他满头满脸。顽公也在圈内,他飞身来到臭脚边,喝道:“臭脚,别冲动!”抬手劈翻另一条搏杀兽。

    鸿佥知道不行了,上万只怪兽不要命地冲过来,自己虽有修真者的实力可保无事,但是商队的人就没法保全了。黑尖骑和花尖骑早已炸了群,被蜂拥而上的怪兽冲得七零八落,现在就是想逃也没有坐骑了。看着越来越重的伤亡,鸿佥心中悲愤之极,他顺着外圈低飞,双剑犹如无数彩花散射开来,霎时间,血肉飞溅。他不再顾虑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修真,开始大开杀戒了。

    突然,怪兽群退了,两只地火兽缓缓爬来,鸿佥知道大势已去。近百米长的地火兽,一旦喷出火来,任何人都无法抵挡。鸿佥也不敢硬抗,他再次发出震天长啸,试图找到李强。商队的人没有一个逃跑的,谁都知道是跑不掉的。纳善大吼道:“集中所有的虹锥炮,所有的刺脊枪通通到我身边来!”鸿佥没想到纳善竟如此冷静,也叫道:“所有的人都听他的指挥!”

    此时众人都已六神无主,听纳善一声吆喝,不由自主地都向他聚拢过去。三门虹锥炮都已经充填好能量,纳善道:“所有的武器都对准左边的那头大家伙,听我的口令……预备……放!”三道红色能量光球在天空中划出三道红色的弧线,“轰!轰!轰!”其中两道准确地击中了地火兽的脊背,还有一道在它的头部前炸开。与此同时,几十支刺脊枪也一起开火。左边的那只地火兽受到重创,突然发狂,向边上的怪兽群跌跌撞撞冲去,霎时间,怪兽群一片大乱。

    商队里一片欢呼。纳善大叫道:“继续准备!他娘的……还有一只大的!”有人突然大叫道:“大家快看啊!快看那边!”

    只见天边一抹金色亮起,像闪电般照得大地一片通明,大地突然剧烈震颤,促不及防之下,所有站着的人和兽都被掀翻在地。耀眼的金光将大地镀上了一层金色,人人都感到有一股飓风从背上掠过,震耳欲聋的惊雷声陡然炸响,就像晴天霹雳一般。

    所有的人都吓坏了,纳善看见金光顿时浑身颤栗起来,他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曾经见过两次这样的金光。他狂叫道:“鸿佥!老大有危险,你快去!”他跳起身来,急得狂呼乱叫。帕本急忙拉住他,说道:“老纳!冷静!冷静!”鸿佥发出一声尖利的长啸,向着发出金光的地方急速飞去。

    ※※※

    太皓梭是第一次全力反击,镇塔天雷将它蕴含的能量全部激发出来了。仙器所具有的威力,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龙千岳已经有所察觉,所以先护住了六个弟子,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手反击的是仙器。万重大阵被太皓梭无匹的能量炸得粉碎,悬在空中的六角形法宝和四个弟子的白色手环通通化为灰烬,七个人的飞剑战甲就像薄薄的瓷器被铁锤砸中,碎裂飘散。

    龙千岳只来得及撒出最后一道防护,那是他救命的法宝,但还是稍微慢了一步,虹韵子的功力最弱,肉身在一瞬间灰飞烟灭。明灵子和她是合籍双修的伴侣,他眼睁睁地看着却无法救助,半晌,他才长嚎出声:“啊……啊……韵妹!哦……哇!”他急疯了,心里恨极了李强。龙千岳为了抵挡太皓梭的冲击也受了极重的内伤,他现在的样子很难看,眼鼻口耳都流着鲜血。

    明灵子抱着虹韵子的元婴,他不仅恨死了李强,连带着也恨起了龙千岳。他冲着龙千岳疯狂地叫道:“你为什么不护着韵妹!你……你不是我的师叔!”他觉得龙千岳不公平,自己的四个弟子安然无恙,却偏偏让他的韵妹遭了殃。

    龙千岳喷出一口鲜血。他的大弟子愤怒地骂道:“明灵子!你混蛋!”抬手就给了他一记耳光。明灵子眼睛都红了,说道:“好!你们等着瞧!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发誓……”他咆哮着急速飞走了。

    李强也是元气大伤,他心里明白,要不是有太皓梭,自己肯定没命了。他缓缓挺直身形,淡淡地说道:“龙千岳!这件事情没完,我一定会去天戟峰讨教一番的。”他还不知道,太皓梭已经将虹韵子的肉身毁掉,他与天戟峰已然结下了大仇。龙千岳心里一痛,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强竟然如此强横无匹,不但破掉了万重大阵,还将自己的法宝“震塔星”毁去,自己不但大败亏输,而且结下的仇家如此厉害,真不知道回去如何交代。

    鸿佥长啸着飞到李强身边,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李强如此狼狈,澜蕴战甲上布满了细密的裂痕,脸上血迹斑斑。他大叫道:“师叔!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李强看见鸿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道:“是天戟峰的人,商队的人怎么样了?”鸿佥一听就火了,怒喝道:“师叔,看我的!”碎金剑陡然炸开,射向龙千岳五人。

    此时,龙千岳五人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李强拦住鸿佥道:“让他们走!老子不屑于趁人之危。”龙千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心里也佩服李强的大气,说道:“我们走!”四个弟子扶着龙千岳,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鸿佥收回飞剑,说道:“商队伤亡惨重,现在快要顶不住了,后面又来了两只神兽。”李强大惊道:“我们快走!”话音刚落,他突然像一块石头般从空中坠落。鸿佥一愣,立即明白过来,他吓得魂飞天外,慌忙向下追去。李强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