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奇兵

作品:《裸兰

    海风轻柔,海天一色,煦暖的阳光照在甲板上,舒适无比,士兵们或倒或坐,姿态写意。

    天空中一大块形状古怪的白云飘了过来,清风於云上跳舞,船也跟著轻微摇摆,舵手们卖力的挥舞著船浆,水花击起的声音清脆好听。

    兰若云仰起头,看著这大朵白云,思绪一下子飘到了很远以前。

    小时候,也是在这样的春日,裸兰花开,三月的草原,柔软而清新。

    清影秀指著天空中形状古怪的云问道:“那像是什麽?”

    堂天:“是一匹奔跑的骏马!”

    方更:“是战士手中的利剑!”

    斯菲:“是一首甜美的小诗!”

    浅靖羽:“是少女含笑的脸庞!”

    望川北:“那是我十三岁的孤独!”

    众人一阵唏嘘声中,兰若云躲在树後,把一只蜗牛弄得死去活来,对几个人的讨论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著。

    直到清影秀跳起身,高举双臂,脸含激动的笑容,大声宣布:“其实,那是我们美丽的裸兰花!”

    众人拍手叫好,都说这个形容最贴切,那确实是一朵凌风绽放的裸兰花。

    兰若云把蜗牛埋在土里,站起身,把土壤踩实,拍拍屁股上的尘土,伸了个拦腰,有气无力的说道:“那明明是一坨屎!”

    众人一起怒目向他看来。

    清影秀威胁的挥舞著小拳头,大吼道:“是美丽的裸兰花!”

    兰若云也抻长了脖子,像一只愤怒的小公鸡,大喊道:“是屎,一坨屎!”

    “砰!”清影秀一拳将他打倒,狠狠的用脚踩著,一边踩一边喊,“是裸兰花,你承认不承认!?”

    兰若云鼻血长流,兀自嘴硬:“你这不敢相信事实的笨女人!”

    想到这里,兰若云微笑了一下:“为什麽那时候总要和她作对呢?她说是什麽就是什麽好了,为了这个也不知道挨打过多少次了!”

    堂潇三人在玩一个小女生喜欢玩的那种游戏,在甲板上画了几个格子,来来回回的跳著,每当轮到臻野的时候,船面就会发生轻微的颤动,兰若云禁不住建议道:“臻野,你应该减肥以後才玩这个游戏!”

    臻野冲上来一拳将他打倒,指著自己高挑的身躯说道:“我哪里需要减,你说,你竟敢无视我惹火的身材!”

    蝴蝶格格娇笑,轻快的身体蹦来蹦去,翅膀忽闪忽闪的:“臻野,你要是把高度分给我一些就好了!”

    堂潇拖著腮帮,嘟著嘴唇,可爱的脸蛋上现出一股得意的表情,原来她心里想到:“还好我既不高也不矮,身材刚刚好!”

    “女人啊,女人,你这**的奴隶!”兰若云躺在甲板上,大声感叹。

    “男人才是**的奴隶!”臻野不服气的说道,“女人是爱情的奴隶!”

    “你不是一直想当男人吗?”兰若云奇怪的问道,“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臻野眼皮一翻:“你管我呢!”

    “兰大哥,真是个好天气呢!”堂潇走过来坐到他身边,又看了眼臻野,“臻野姐姐这麽有女人味,怎麽会是男人!”

    兰若云小声嘀咕道:“我看不见得!”又望了望天空,兴奋的说道:“连老天都支持我们,此行一定成功!”

    远处,封远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说不定一会儿就有暴风雨呢,到时候我们连同这些木船将一起葬身海底,哈哈哈!”

    几个人一起大怒。

    “封远,你过来!”兰若云柔声叫道。

    封远步履潇洒的走了过来,大声喊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封远,你转个身!”兰若云继续温柔的说著。

    封远转过身,背对兰若云。

    兰若云向堂潇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上去一脚将封远踹倒,几个人围起来,一顿拳打脚踢,封远大呼救命。

    “真是不可原谅!”兰若云气愤的说道,“没见过这麽杀风景的人!”

    “臭乌鸦嘴!”臻野看著躺倒在地的封远,威胁道:“一会儿就把你扔海里!”

    “我……竟然这麽粗鲁?既然打了他!”蝴蝶盯著自己的小拳头,“可我真的忍不住啊!”

    “没想到我这麽可爱的女孩子也会动怒!”堂潇潸然泪下,“封远大哥,我不是有意的,你的话让我一时冲动!”

    封远哼哼唧唧的从甲板上爬起来,脸上神色沮丧,他看著波光鳞鳞的海面,海天相接处,几点黑影在盘旋往复,他轻轻的吟道:“如果我是一只海鸟/我将潜入海底/去探询海草的春梦/我是海鸟吗?/不是/所以我依旧站在甲板上……

    他得意的看著众人,发现并没有人为他叫好,只得自己大声鼓掌道:“好诗好诗!”

    兰若云坏笑了一下,感觉一股听诗所带来的烦躁在心底升起,他咳了咳嗓子,沈声道:“这首诗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我是一只封远/我将扑入大海的怀抱/去温柔的自杀/我是封远吗?/不是/所以我要帮他自杀……

    兰若云提起封远,一下抛到大海里,堂潇三人齐声惊叫!

    “我不会游泳啊,救命啊……!”封远在海水里大叫道。

    “兰大哥,你怎麽真的把他丢进去了!”堂潇急得直跳,“快把他救上来啊,会死人的!”

    “臻野不是说要把他扔到海里吗?”兰若云看了一眼臻野,“你去把他救上来吧!”

    臻野一瞪眼:“我也不会游泳!”

    “咦,你那天在河里……”兰若云猛然住口,看看臻野,不敢再说。

    臻野脸一红,转过身去,说道:“他有内功的,哪那麽容易淹死!”

    “哎呀,那是什麽东西,在向封远大哥接近!”蝴蝶指著远处迅速*近的两个黑色脊状物大喊道。

    “什……什麽东西?”封远吓的大叫,“兰大爷,你行行好,快把我弄上去,救命──!”

    兰若云仔细的看著在水里沈浮的封远,诧异道:“封远这家夥在逢泽岛呆了那麽长时间,竟然没有学会游泳?”

    “啊,它来了,我的妈呀,那是什麽呀,快救我呀!”封远声音中已带了哭腔。

    “兰大哥,兰大哥,快啊!”堂潇蹦跳著说道,“那东西……那东西……!”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两条鲨鱼嘛!”兰若云不以为然的说道。

    “鲨鱼到没什麽!”封远舒了口气,忽然扬起头,“你说是什麽鱼?”

    “鲨鱼!”兰若云平静的说道。

    “鲨鱼!!”封远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猛然双臂转动,飞快的在水面上游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船舷旁。

    兰若云一把将他拉了上来,身後,大鲨鱼向上一窜,将封大将军屁股後面的裤子咬下了一块,露出半个雪白的屁股。封远失魂落魄,逃进船舱中,从此後再也不敢说天气的坏话。

    “还有谁想快速学会游泳?”兰若云微笑著看向堂潇三人。

    三人大摇其头,决定将汉鸭子生涯继续到底。

    望天大陆的海岸线宽广漫长,虽然望天港与清风港之间的距离最短,但为了避免神族在望天港布下守军以逸待劳,兰若云仔细的研究了这一带海域的地图,取了一条较远的海路,在近海处绕了一个打圈子,最後在一个偏僻的海边小镇停了下来。

    小镇居民见到人兽联军突至,吓得四处逃窜,兰若云也不去管他们,留下五百土人守护船只,之後带领大军片刻不停,向著望天大陆进发。

    望天大陆纵深上千公里,神族守军只集中在几个重要城市之中,兰若云的骑兵队伍突破三道封锁线,到达温远城,只两个小时便攻下此城,几乎全歼守军三万人。

    大部队在望天平原上奔驰,封远率领三万骑兵作为前锋,兰若云的大部队居中,精灵部队高据上空,蹄人部队护卫後方。

    不断有神族的百姓组成临时游击队,开始偷袭骚扰大军的前进。兰若云心中感叹:这些老百姓本来都是人类,但是经过千多年的同化,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先,在这片土地上,他们安居乐业,任何来打扰他们的都是敌人,所以,人类的军队说是来解放他们,可他们注重的则是怎样保存现有的利益,至於自己的种族,那也不太重要了。

    这一日,派到兴东大陆的探子回报:奉命防守格丹港的神族军师力文神秘死亡,绿教徒攻破格丹海港的神族守军,窜入兴东大陆,到处杀人放火抢劫,已连克十二城,目前正准备渡海打入望天大陆。

    听了这个消息,兰若云身躯微震,低头沈思半晌,猛然一拍脑袋,大叫道:“我怎麽忽略了他?!”

    “谁?”众人齐声问道。

    “是希姆!”兰若云沈声说道,“看来希姆与绿教徒的关系远比我想象的复杂,我早该想到的,绿教教主是嘎力,而他不过是希姆的一个手下而已,或者说是一件工具!”

    兰若云心中念头千转:“以前只觉得希姆和绿教互相勾结,但却不知道这两方究竟谁是主导,按照常人的想象,以为绿教规模如此庞大,总不会服从希姆那区区几个人──而事实上,希姆正是通过直接操纵绿教教主嘎力而主宰著绿教的一切,甚至绿教本来就是在希姆的嘱意和帮助下成立的,这完全有可能。否则,按照农民起义的惯性,绿教徒绝对不会冒险突入到望天大陆,他们会停留在格丹大陆,甚至是建立一个新的国家!”

    “他们究竟有什麽目的?”兰若云喃喃的念道,“希姆到底是什麽人呢?”

    从清影秀那面传来的消息也颇为乐观──兽族主力军突然出现在昌桥背後,与人类大军一起内外夹攻昌桥城。惊慌失措之下,神族将近百万的主力部队被冲散,人类攻下昌桥,会合了兽族的主力军,与集结起来的神族大部队在昌桥海峡上展开了第一次大会战。神族士气已失,又从来没有与人兽联军一起作战的经验,最要命的是缺少像完克和力文这样的领军将领,战役甫一开始便陷入被动,直到被人兽联军将军队再次击溃,扔下二十几万尸体,放弃三百公里土地,向後撤退,据住蒙城防守。

    蒙城是与清风城一个级别的超级大城,甚至犹有过之,它踞於通往望天大陆的交通要冲,易守难攻。

    人兽联军连续攻城十几天,神族坚守不出,蒙城一时难下。

    人兽两方会商几次,决定由兽族继续攻城,但放慢节奏,大攻一次,佯攻几次,牵引神族主力军的注意力,而清影秀则带领人类三十万精锐部队,绕过蒙山,向东来与兰若云会合,决定从东方进攻望天城,如果能打下这座神族首府,蒙城的神族主力将不战自败。

    清影秀大军东进,兰若云的人兽联军西进,双方准备会师於铃蓝城,再折而向北,铃蓝城距离望天城只有二百多公里,双方会师以後,神族主力又在蒙城被自然之子的兽族主力军牵绊住,望天城将轻而易举的拿下。

    刀光剑影,血雨纷飞,清影秀和兰若云率领的精锐部队在望天大陆上奔驰!

    东征西讨中,时光过得总是很快,转眼间进入夏季。

    望天大陆本就是世界上最富饶的大陆,土地肥沃,风调雨顺。

    因为雨水充足,一入夏季,接连几天大雨,使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交通不便,眼看著离铃蓝城越来越近,军队又别山体爆发的泥石流弄死了几千人。

    兰若云心中烦躁,还好堂潇几个少女都是天生乐天派,几个人谈谈笑笑,互相解闷,小白尾随在军队後面,又泛了老毛病,收了几个小弟,时而号几嗓子,和兰若云知会著消息。

    今日又是大雨滂沱,兰若云下令部队暂时在平原上休息,战马都放到草地上喂养。

    亲兵支起帐篷,兰若云正要钻进去,就听远处哨兵大叫道:“有敌人!”

    远处响起乒乒乓乓的兵戈交击之声,兰若云以为又是神族的游击队来做自杀性攻击,就听那里有人大喊道:“是自己人,是自己人……快停手!”

    封远走过去查询,过了一会儿领著一小队士兵来到兰若云面前,兰若云向那队人看过去,认得是人类士兵,穿的却是步兵盔甲,心里一惊,向封远问道:“我们的队伍里没有步兵啊,他们从哪里来?”

    封远面色忧虑,沈声道:“是总领的部队,隶属於斯菲处长的近卫军!”

    “怎麽回事?”兰若云声音有些发颤,向那小队长模样的士兵问道。

    “我们被冲散了,打了败仗!”小队长捂住腰间伤口,痛苦道:“神族在仙人峡埋伏下奇兵,不知……不知有多少军队……我们伤亡惨重,拼命突围,逃到这里!”

    “总领的帝国护卫军呢?”兰若云气急败坏的问道,“五万帝国护卫军也败了吗?方更干什麽吃的?”

    “小人不知……我们是斯菲处长的近卫军,负责左军的护卫,不知道中军是否也被冲散!”小队长伤口剧痛,颤声道,“军师还请快些前去支援,而目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什麽?”兰若云急问道。

    “最重要的是让我们……让我们这些人治伤!”小队长说完就晕过去了。

    兰若云呆了一呆,大叫道:“封远,整军,冒雨前进!”

    “方向是……?”封远看著兰若云急怒交加的脸孔,小心问道。

    “仙人峡,还用问吗?!”兰若云咆哮道,“甩开步兵队伍,骑兵先行!”

    封远不敢多问,吩咐土人士兵把受伤的近卫军士兵抬下去治疗,赶紧下达前进命令。大雨里,刚刚甩蹬离鞍、放马草原的骑兵们快速跳上马背,半个小时以後已经整整齐齐的列队完毕。封远一声令下,万马奔腾,泥水飞溅之间,向著仙人峡开进。

    半路上不断遇到伤兵和尸体,兰若云顾不得他们,快马加鞭,恨不得立即赶到清影秀身边,越接近仙人峡,人类士兵的尸体也越多,伤兵却越来越少,显然离战场已近,兰若云下马捡了几个伤兵询问,却因为都是普通士兵,只知道稀里糊涂的跟著打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麽,到傍晚雨歇的时候,兰若云几近绝望,就在这时候,斯菲领著一队残兵败将出现在眼前。

    看到兰若云,斯菲立即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救醒过来,兰若云急问道:“怎麽搞成这样,阿秀呢?”

    “阿秀和方更率领的的帝国护卫军走在最前面,被围困在仙人峡内,已经两天了,我的部队因为是左翼,被分割在谷外,差不多都死光了!”斯菲哭了起来。

    “别怕,别怕!”兰若云拍拍她肩膀安慰道:“你的左翼近卫军有多少人?”

    “是两万步兵!”斯菲呜咽道。

    “还好,如果是十万的话我就要担心了,看来神族的主力军并没有过来!”兰若云冷静了一下,“被围在峡谷之内,按照帝国护卫军的实力,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危险,堂天他们呢?”

    “堂天率领五万神弓营在最後面,我不知道他的部队现在哪里,小羽的右军也被冲散了,我找不到她!“说著又哭了起来!

    “望川北的步兵队伍还要几天才能赶上来?”兰若云问道。

    “今天晚上!”斯菲说道。

    “此去仙人峡还有上百公里,我们可以赶在小北前面到达!”兰若云舒了一口气,轻声道:“你们太燥进了,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的战斗太顺利,变得骄傲起来──骑兵和步兵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两天,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你们应该知道!”

    “不是的,本来我们也没有想到进攻,而是在仙人峡之外等待小北的到来,是对方的将领太狡猾,故意示弱,又不断骚扰,我们才……”斯菲显得很气愤,有些不甘心。

    “嗯,天时地利人和,无一或缺,他们利用最近多雨的天气,考虑到交通不便,步兵与骑兵间的距离掌握不好,有机可乘,而仙人峡又是有利於伏击的地形,加之,对方算定了你们在接连大胜的有利形势下,会变得粗心大意这个心理空隙,仙人峡之败,看似偶然,其实却是必然的──对方的这个统军将领可真不简单啊!”

    “听你这麽一分析,还真是这样,为什麽我们就没有想到呢!”斯菲沈思道。

    “因为望天城对你们的吸引力太大了!”兰若云一笑,心道:“也是阿秀太急著与我会合了!”

    “那我们现在怎麽办?”斯菲擦干眼泪问道。

    “先赶去仙人峡解围!”兰若云拨转马头,追上前面领军的封远,堂潇几个人陪著斯菲照顾她,队伍不停,加快速度前进,到夜幕低垂的时候,勘勘赶到仙人山下。

    仙人峡,顾名思义,此处山高路陡,常人难以攀登,环山之间,山谷丛生,左右穿插,行入其间,即使是常在此处的本地人往往也会迷路,众谷之中,以仙人山下的仙人峡为最为奇特,峡谷长度超出九公里,又称十八里峡,地势险峻,终年云雾,常有百姓说,此处却是有仙人游荡,但也有说那是云雾中的灵猿攀峰,恍似人形,因此被误认为仙人,也因此得来了仙人峡的名称。

    兰若云站在仙人峡口,面色阴沈──晚间的仙人峡雾气浓重,半里之内根本看不清任何一个人影,如果贸然冲进谷去,肯定被隐藏在这左近的神族队伍打的体无完肤。

    天上明月高悬,乌云时而由月亮的边缘飘过,雨後的空气中,冷风飒飒,晚归的鸟儿掠过山松枝头,发出古怪的鸣叫声。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如果神族是想达到这个目的,兰若云只得承认,他们成功了!

    望川北显然也知道前军出了问题,虽然大雨中山体坍塌,道路难走,他还是率领著二十万步兵的粮草辎重赶了上来,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兰若云眼睛红红的,一直站在山谷前,不曾移动半分距离,堂潇几个人见他面色难看,都不敢打扰他。

    “若云!”望川北叫了一声,“没事的,明日太阳一出来我们就冲进去!”

    兰若云凄然的回过头,看著望川北,无力的说道:“堂天押运著粮草,却与阿秀他们失散了,谷里的他们两天没有吃饭了,阿秀不知道饿成什麽样了!”

    望川北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谷里面肯定能找到吃的,现在是夏天,而且又不是什麽大灾年!”

    “是啊,阿秀那麽聪明……”兰若云叹了口气,“小北,记不记得小的时候,我们在草地里挖那种蛹,用火烧一烧很好吃的!”

    “是啊,蛋白质含量还挺高呢!”望川北回忆著说道,“有一次你挖出一条蚯蚓,阿秀说你要是敢把那蚯蚓吃了就让你打她一次!”

    “我连想都没想就吃掉了,那时候为了能打她一次让我干什麽都行!”兰若云微笑道,“事後想想那条蚯蚓,把我恶心的一个月没吃好饭!”

    “看见你把那条蚯蚓扔到嘴里,我当场就吐了,你还好意思说呢!”望川北大笑说道,顿了一顿,又道,“那次你可把阿秀打惨了,你也真下得了手!”

    “别说了,我现在一想起就後悔呢!”兰若云脸孔一红,“不过阿秀也真讲信用,愣是不还手!”

    “当然,哪像你……”望川北看看兰若云,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两人又看了看那个黑沈沈的谷口,心里一沈,感觉这仙人峡谷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巨兽,而此刻,清影秀和方更率领五万帝国护卫军就在它的嘴边,随时有被吞下的可能。

    兰若云眼角儿泪花一闪,指著山岭上起伏的沟壑和巨岩,低声道:“到处都能隐藏敌人,即使是白天,想要不付出重大代价就占领这座山谷,那也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山谷狭窄,我们不能用大部队骑兵冲锋!”

    “必须配合步兵,还好有精灵部队,在这种山地间战斗,精灵部队是最占便宜的了!”望川北停了一下又说道,“明天我配合你,咱哥俩好久没有一起战斗了!”

    兰若云看著他点点头,两人拍了一下手掌。

    “听斯菲说,神族并没有出动天使和异人部队?”望川北问道。

    “这正是我感到害怕的地方!”兰若云眼中精光一闪,“能用普通神族部队就把十万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冲散并且包围起来,而且几乎全歼斯菲的近卫军──”

    “除了完克和力文,神族还有什麽厉害人物?”望川北问道。

    “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大臣然端近几年在神族的影响力很大,但这个人并没有什麽军师才能,他是以商为贵,神族领土内很多行业都是被他垄断的,这类人应该不会打仗!”兰若云说道。

    “然端,就是那个差点被封了太师的大商人?”望川北问道。

    “太师?”兰若云奇道,“这个我怎麽没听说过?”

    “是小道消息!”望川北呵呵一笑,“听说然端有个叫然香的女儿,本来打算嫁给神皇悠星尘,神皇也被她迷住了,当即就封然端为太师……!”

    “那怎麽是‘差点’封了太师,难道娶了他女儿又把他这太师给废了?”兰若云问道。

    “……关键是这然香已经有了意中人,当时望天城里传得沸沸扬扬,被评为爱情经典,关於她和她的意中人的浪漫故事,一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剧作家当作创作题材!”望川北露出向往的神色,看看兰若云好奇的表情,继续说道,“然香这个意中人听说也是一个大家族的公子哥,两人在一次神族的新年舞会上结识,立即一见锺情,陷入爱河。可惜好事多磨,偏偏这位公子的家族与然端家族是世仇,两家都是*商业起家,在朝廷间也是各有各的势力,可以说,一涉及到家族利益,这段爱情就难以圆满,两家当然禁止他们见面,於是这位公子哥就每天偷偷翻墙窜进然家的後花园,抱著把吉他给这然香谈曲唱歌,两人整晚整晚不睡,秘密约会,一起看天上星星,别提多诗意了──但最後还是让然端这老家夥给发现了,安排一帮打手守在墙根儿底下,那公子哥一进来,立即喊了一声‘捉贼’几十个人上去暴打了一顿。这还不算,然端还要把女儿许配给神皇,就在神皇搬下皇令准备封他为太师,则日迎娶新妃的时候,那然香竟然离家出走,把然家五万子弟兵全部带走,到兴东海上去击杀海盗……!”

    “等一等,等一等!”兰若云打断他说道,“听你说这然香明明是个大家闺秀,怎麽又跟海盗拉上关系了!”

    望川北诧异道:“谁说大家闺秀就不能上阵杀敌了?何况是几船小海盗!”看著兰若云迷惑的表情,又道:“如果然香不是有这个能力,怎麽你一说到‘神族还有什麽领军将领能把阿秀困在仙人峡?’我就会想到然香呢?实际上,这个然香一直被推许为记力文和完克之後,神族新一辈里智勇双全的人才!”

    “哦,怪不得那五万子弟兵愿意跟他走!”兰若云恍然道。

    “是啊,你想想,兴东海那个地方,荒凉凄清,有什麽好玩的,但是那些在望天城里威风惯了的士兵们就愿意跟她走,可见她这人的个人魅力是多麽了得!”望川北啧啧赞叹。

    “然香一怒离家之後,那个公子哥怎麽样了?”兰若云问道。

    “何止是那个公子哥怎麽样了,神皇暴怒之下,不但不怪然端糊涂,反怪这公子哥勾引良家少女,害的自己没老婆可取。偏偏这公子哥的家族又是什麽‘回归派’,是被神皇猜忌的一个派别,於是借著这个机会……嚓嚓嚓!”望川北用手在脖子上虚砍了一下。

    “杀了?”兰若云失声道。

    “嗯,整个家族啊,上百口人……嘿嘿,在我们裸兰可没有这种酷刑,枉神族自诩文明,竟能作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望川北不屑的说道。

    “神族和我们的政治体制不一样,这也不能比,毕竟我们人类如果不是被逼在那麽一块弹丸之地,说不定比神族更残忍呢!”兰若云摇头说道。

    “可能吧,这个我就不懂了……”望川北耸耸肩膀,又道,“事情到这里还没完,然香听说神皇把爱人全家都杀了,大怒,这时候她已经收服兴东海上的海盗,手下军队扩充到将近十万人,此时暴怒之下竟然大举进攻兴东大陆,占领了十几个城镇,神族派去的军队都被她得大败而归……!”

    “哼,这是神皇不想真的打败她,否则只要派出天使和异人部队的话就让她抵抗不了,而且,女儿造反,然端反倒升官,这不是奇怪吗?”兰若云笑道。

    “照啊!”望川北向兰若云挑起大麽指,“据我在裸兰城里遇见的那个皮货商所说,神族的老百姓都说,神皇是个和固执的人,他既看上了这然香,那就再也无法忘情,他对然香是又恨又爱,即不忍心毁了她,又不能让人说自己平判不用心,所以就只好每年都派些军队过去征讨!”

    “然香既然叛了,远在兴东,总不会到这里来跟我们捣乱吧?”兰若云问道。

    “这不一定,听我道来,第一,我们不管怎麽说也是人类,虽然我们打的牌子是收复失土,在然香看来,我们是侵略者,神族再不好也是自己人,她当然可能来打我们;第二,神皇每年派一些军队去征讨,倒是给了然香一个练兵的机会,这几年下来,本来就很有战争天赋的她究竟厉害成什麽样子,谁也不知道!”望川北看了一眼谷口,“只就这次看似偶然的堵截战,就知道这个神族将领绝对是一流将才,甚至不比完克和力文要差,除了然香,我还真想不出谁有这样的能耐!”

    “会不会是力文或完克没有死!”兰若云苦笑一下,摇了摇头,“这两个人走霉运,完克的尸体我是亲眼看到得,至於力文的神秘死亡,肯定是希姆下的手,凭他的功力,要宰掉力文应该不是什麽难事!”

    望川北哈哈大笑起来:“这两个人不去挡阿秀,却来找绿教徒和你兰军师的麻烦,岂不是找死!”

    “不然!”兰若云正色道,“如果是我,也会这麽做!形势很清楚的说明了这一点,如果清风大陆和格丹大陆失守,望天大陆就失却了东方的门户,和开门迎敌也没什麽区别了。在说,神族一直瞧不起兽族,而人类的主力又在昌桥,力文和完克肯定是想尽快解决了这两个地方的来敌,然後再赶去昌桥作总指挥──这是很高明的策略,他们没想到的是,人类的主力看似在昌桥,其实十五万帝国护卫军却是由我率领,而绿教徒中又由希姆这样的高手撑腰,那还不该他们倒霉吗?”

    望川北拍掌叫好,解恨的说道:“当年昌桥事变,就是这两个家夥害死了我们的父辈,报应真是好快!”转而叹气道:“可惜一代名将竟都是这样就灰飞烟灭了!”

    兰若云也跟著他叹了口气,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左加仑王这个人?”

    望川北一愣:“那不是神皇的兄弟吗?听说这个人很有才干,本来神族是想让他继承皇位的,後来经过几番争斗,或者是黑幕交易什麽的,这些事情就不是外人所能知道的,但後来悠星尘继位,而这左加仑王在皇位争夺中竟然得以全身而退,这也是世界皇位争夺史中的一个奇迹了!”

    “傻瓜,哪有什麽皇位争夺史?”兰若云笑道,“不过由此事看来,这左加仑王还真不能小觑了!”

    两人谈谈说说,心中忐忑,坐立不安,终於等到天亮,斯菲精神好了一些,由堂潇几人陪著,也过来跟他们商议怎样打这场“仙人峡战役!”

    眼见太阳升起,谷中雾气渐淡,却仍然看不清神族布兵於何处,兰若云骑上小白飞到峡谷上空探看,只见白茫茫的一片,不辨东西,刚一落到地面上,立即被浓雾包围,三步之外,目不见物。

    回到营地里,神色沮丧,沈声道:“小北把一万精武营的步兵全部带上,封远领两万帝国护卫军,蝴蝶的万五千人精灵部队,我们先进去探一探,斯菲和成家父子、荆文正等留下指挥大部队随时接应,路里盖翁的蹄人部队还没有跟上来,派朴当领一对骑兵去引路──这老蹄人奉行稳扎稳打策略,慢的让人心焦。

    “不能再等了!”兰若云跳上马,“精武营在两山之侧开路,骑兵没千人为一小队,顺次往前推进,精灵部队在上空守望敌踪──在这样多雾的天气里,有这样一只空中部队实在是事半功倍。

    “冲进去!“兰若云大叫一声,当先向仙人峡谷里纵马驰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