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火烧黄湖

作品:《裸兰

    在狼的社会里,一般不会发生同类相残的悲剧,可是,如果一只狼死去了,其他的狼就会毫不客气的将它的尸体吃掉!

    人和狼的区别在於,人相信死亡以後会进入另一个世界,相传,只有在尸体保存完好的情况下,人类的灵魂才可以转生轮回、再世为人。所以,人类对死後的尸体是相当重视的。富贵者为了保护自己的尸体,往往修建豪华雄伟的陵墓,防止他人打扰自己死後的安宁。而普通百姓,也有“入土为安”的说法;酷刑中,为了惩罚那些死去的人,用“鞭尸”的方式;就连那些刀架在脖子上眼也不眨一下的江湖硬汉,临死前也不忘祈求对手“能不能给我留个全尸?”

    可是,也仍然有很多人相信,人死之後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发生得毫无理由,而又头头是道,就那样随著秋风,跌落尘埃,化作黄沙,不复往昔,没有了思想,也没有了任何存在於世上的价值──功名利禄的诱惑,天堂地狱的忐忑,全都随著生命的消逝而影踪皆无矣!

    至少清影秀是相信的,她用这种相信来安慰自己的的愧疚,抚平自己心口的伤痛──望著黄湖通道的战场上,双方你死我活的争夺。看著那些变成了尸体的己方战士,被敌人清理出战场,随意的抛向山脚,扭曲成各种形状,他们的身体几乎没有完整的,残酷的战争已经剥夺了他们“尸体的尊严!”

    兰若云的五万民兵失眠了一整夜,却是白白担心,这种你死我活的战争根本不可能派他们上场,而且还是兰若云领军,更降低了这种可能性!

    实际上,一直是五万帝国护卫军轮番上阵,发起了一**阻击与进攻的冲锋──他们就像一道铁闸门,坚强的卡在狭窄的通道上,尽管敌人发动了无数次激烈的进攻,他们却绝不後退一步。

    他们早已经不足五万人,精锐的帝国护卫军战士,很多也加入了山脚下的尸体行列,这也是令清影秀一群人最难过的事情,他们心痛这些战士,不希望体无完肤的他们坠入被诅咒的轮回,所以他们宁愿相信,人的生命是终於此世的,生命结束,一切就都完了──可是,没有哪一个死去的人会活转过来,告诉我们死後发生的事情,所以,一切又全都是猜测!

    到第三天的时候,帝国护卫军的战士们已经伤亡近半。清影秀知道这样下去的话,剩下的部队也早晚会被敌人的百万军队完全消耗掉,就在这条通道上,将是黄湖守军的末日!

    而神族的急切,在这场“争夺生死线”的战争中也毫无顾忌的表现了出来,他们派出了所有精锐的部队,战斗力稍差一点的步兵都没有上战场的机会。尽管异人族不愿意服从命令,还是不得不每天上去打几个小时,而天使,更是稍微休息一下就要立刻再次出击──战争的节奏紧锣密鼓的展开著,最直接的後果是双方死亡的人数在逐渐增加!

    兰若云并没有让五万民兵休息,带领著他们满山遍野的采伐树木──冬季的黄湖山萧条冷瑟,树木干枯。在刚刚到达黄湖壁垒的时候,兰若云派出一个心腹,快马加鞭的赶回裸兰,通知杜老爹准备了几大车的伐木工具,到第三天的时候,孟三等“五虎上将”受不了裸兰城里老百姓的口水,终於亲自押著车队逃到战场,兰若云便领著这五万民工开起工来!

    还好这些民工虽然没上过战场,但做这种伐木工作还是比较擅长的,技术完全没有落下。倒是那些江湖恶客们,拿惯刀枪,冷不丁的换上斧锯,立刻感到不趁手,工作效率大大不如民工──之前这些江湖汉子凛然便是五万民兵里的“特种兵”,而此刻,却被民工们嘲笑著,出了一口恶气。直到一个号称“神斧开山黑巨灵”的壮汉,代表“特种兵”们赢了一个最优秀的伐木工人,民工们才不敢再笑话这些人──这壮汉竟然用了不到十斧子就砍到了一颗坚硬的梧桐杉木,让大家怀疑他可能是“伐木世家”出身,不敢小觑!

    到第四天的时候,五万民兵已经拖拖拉拉的伐掉了十万颗树木,还好黄湖山上树木众多,分布广泛,民兵们挑著浓密的地方多多砍伐,把这些树木全都搬运到黄湖通道的己方困守的尽头,又把两百年来不断累计的原木也都从山脚下搬出来,扛扛抬抬,拖拖拽拽的弄到半山腰。这种活计绝对不轻松,民兵们早已经怨声载道,都是抱著伟大的“救国卫民”思想来当兵打仗的,此刻却让自己来当劳工,这不是虐待士兵吗!

    “好啊,你们要打仗是不是?明天我就去和总领说,让你们代替帝国护卫军的兄弟们上战场!”每当民兵们备懒下来,兰若云都笑呵呵的跟他们这样说道!

    “好,我伐木!”民兵们异口同声的乖乖抬起原木就跑,仿佛後面有一支异人部队在追赶他们似的!

    到第七天的时候,帝国护卫军迫不得已撤了下来,他们此刻只剩下两万人不到,伤亡可说惨重,换上去的步兵队伍根本不是神族骑兵的对手,况且还有异人和天使部队从旁协助──他们仿佛不知疲倦似的,每当第二天太阳升起,立即又生龙活虎的奔向战场,让人类的士兵们体会到了他们的可怕,心理上已经败了一成!

    兰若云知道此刻不得不去面对清影秀了,他已经在清影秀几个人的指挥台後面徘徊了好久,终於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硬著头皮走上高台。此刻,清影秀正在全身贯注的盯著战场上的形势──“溃败”与“撤退”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如果是溃败,那这场仗也不用打了,军队将没有机会重新集结起来,只能等著被神族屠杀;有目的的撤退侧不然,至少还有机会与神族一博!所以,作为指挥者,必须时时刻刻把握住战场上敌我两方的均势,如果己方士兵已成败象,则必须重新拟订策略,扭转战局!

    “总领,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兰若云尽量平静的对著清影秀说道!

    似乎是没有听清,清影秀肩头颤抖一下,并没有回过头来!

    堂天和方更却一起转过身来冷冷的看著他,望川北和斯菲却撇了撇嘴,似乎也知道他早晚要来一样!

    “上议院的大将军,来我们下议院的指挥中心,不知有何贵干啊!”方更嘲讽的说道。

    “我来商议一下军情!”兰若云叹了一口气,忍住心中的彭湃,平静的说道!

    “兰军师,你应该清楚你目前的身份,作为反对派,我们的军事指挥策略是不可能征求你的意见的,你以为你那五万民兵会发挥什麽作用吗?”堂天也不客气的对他说道。

    “别这样说,堂天,他不是把两万神弓营交给我们指挥了吗?”斯菲提醒著堂天,同时感激的看了一眼兰若云。兰若云冲她笑了笑,以示感激,斯菲却低下头去不理他,惹得兰若云又长叹一声──这一段日子里,他胸中的郁闷之气总是难以舒缓!

    “哼!”方更怒“哼”一声,大声道:“如果不是迪斯老贼非得把十五万军队派到西线去,我们也不会打得这麽辛苦,这两万神弓营本来就应该是我们的!”

    “兰军师,你们上议院对此次战争几乎没有什麽贡献,所以,你还是没有资格参加我们的军事会议,况且,对你个人,我也不想再听你说什麽,请吧!”堂天转过身去,眼睛里一股悲伤的情绪闪过──如果,他是以另一个身份站在这里,年轻的朋友们一起商量退敌策略,大家同仇敌忾,那将是怎样的光景啊!可是,他不能原谅,自己的好朋友,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越是与他亲密的人所受的伤害越重啊!

    “是,我的行为你们并不赞同,我的身份令你们不耻,你们现在恨不得我马上消失,甚至看著我被敌人杀死才趁你们的心,这些我都明白,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应该这样──可是,这和我想取得战争胜利的心情矛盾吗?你们难道要坐看自己的部队被神族一点点的蚕食掉,你们这样无动於衷对得起裸兰的人民吗?”兰若云咬著牙,心中一股委屈的情绪瞬间决堤,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几个人一起盯向兰若云,猛然见他眼睛里紫光一闪,摄人心魄,那股凌厉之势让几个人心里一寒,感觉到几日来这个带死不活的家夥全身笼罩在一股怒气当中,而且,这股气势竟然霸道无比,仿佛把整个空气都凝住了,恶狠狠的压制著他们,让他们感觉烦躁不安!本来想争辩几句,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睁睁的看著眼前怒气凌人的兰若云。

    一直背对著他的清影秀缓缓转过身,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想说什麽就说吧!”

    兰若云也没想到自己会忽然发怒,这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耳朵旁只听见自己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直到清影秀转过身,他的心里才忽然沈重了一下,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了下来,怒火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停了一下,平息了一下胸口淤气,竟然感觉舒服多了,看著几个人有些惊异的表情,又道:“我只是想说,眼下正是冬季,天寒地燥,万物枯萎,而神族此刻又拥挤在两山之间,营帐相连,拥挤不堪,如果我们用火攻的话可能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火攻?”几个人一起喊道!

    “你疯了!现在是冬季,你也知道,火一起来,满山的梧桐杉木都要付之一炬,而且,我们自己现在也在通道之内,火借风势,不是连我们自己也烧了!?”方更大声分析著,所说全都是事实!

    “就是,连多年经营的黄湖壁垒也要烧掉啊,神族如果掉过头来进攻,我们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望川北把目光放远,考虑到神族肯定会再次入侵。

    “最重要的是,现在风向不定,火势不一定会窜向通道,更有可能往山上蔓延,那样我们只能白白烧掉自己的千顷森林,对於战争却毫无利处!”堂天撇著嘴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过类似的念头,但是施行起来却是很困难,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些问题应该不难解决!”兰若云走到清影秀身边,此刻她前面的桌子上正摊开一张黄湖通道的地图。

    “你们看,这里……”兰若云指著己方通道的尽头,“只要我们把所有的神弓营都派出去,射住阵脚,通道狭窄,不让神族追上来,然後我们撤出通道,就停在这里,火起的时候就烧不到自己了。然後,把山脚堆积的那些原木搬到半山腰,就是这里……”兰若云指著树木稀薄的两山山腰的几处空地,“把所有的原木堆积在这里,当神族追上来的时候,让精武营的兄弟负责把把原木滚下山去,而步弓营也潜伏在山上,搭上火箭,不用射人,专射原木,通道尽头的神弓营也换上火箭配合!我们再多伐一些树木,不用制造成原木,直接连树枝树叶一起都堆积在通道之中,把这条通道变成火海,神族一定会撤出壁垒,否则只有烧死的下场!山上精武营的兄弟此时却不能闲下来,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砍伐树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出一条空地来,阻止火势蔓延。至於风向,虽然是变化不定,但也有规律可寻,大约两三天变一次,我们大可以抓住这个规律,当风向东吹的时候发动,这样火势直接冲著黄湖壁垒而去,不会蔓延到山上,零星的火光,我想精武营的战士一定可以应付!”

    “嗯?”清影秀看著站在自己身边的兰若云,却没有避开,听他头头是道的说著,满脸自信的表情,心里不禁一荡,似乎忘记了他此刻还是“那边儿”的人!

    堂天和方更几个人也对看了一眼,感觉好像可行……

    “黄湖壁垒是肯定要牺牲了?”方更问道。

    “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过我们大可以重新修筑起来,这并不是什麽难事,况且石头的城墙也烧不坏,只要把城门和防御体加固一下就不会有问题了。”忽然口风一转,“以眼下的形势,别说一个壁垒了,就是烧了满山的梧桐杉,那也是值得的,树没了还可以再摘,人没了要树还有什麽用?”

    几个人听得一愣,仔细品味他这句话,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可是人要是不在了,连“十年树木”也做不到啊!

    “可是,我们怎麽知道,什麽时候正好会刮东风呢?”堂天疑惑的问道。

    “明天!明天风向就会转过来!”兰若云向战场中看了一眼,“必须立刻发动,我看步兵们快支持不住了,骑兵养好体力,明天换他们,这样撤回来的机动力能够保证,才有利於策略的展开!”

    “明天?这麽急?”望川北叹道,“我们没有时间砍树啊,而且,那些原木搬到山腰,要避过敌人耳目,这需要许多人一起在短时间内完成,一个晚上可能来不及!”

    “我的五万民兵已经砍了将近十万棵树,都堆积在大营之後,只要趁著黑夜搬过来就可以了。有我们的营帐挡著,敌人不会发现。至於原木,也差不多都搬到山上了,我们只要把精武营和步弓营派到山上,让他们准备好滚落原木和制造火箭的工具就行了!”兰若云说道。

    “咦?你──?”几人脑袋里都充满了问号,猜不透他什麽时候搞的这些工程!

    “那引火之物呢?火箭的制作要硫磺、油和棉布之类的东西,而且即使天气干燥,要想火箭射在原木上立即起火,至少也该有很多这类助火的东西!”斯菲也提出自己的疑惑。

    “几天前,我就已经派人快马加鞭赶回裸兰,让杜老爹筹办了几大车的伐木工具和引火之物,孟三几个人亲自送过来的,现在一切都准备妥当,再计划一下大火之後怎样追击敌人就好了!”兰若云眼睛放光,有些兴奋的说道,不过心里也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些人怎麽想,最怕他们“赌气”不理自己的作战方案,不过,他相信这些人应该不会让自己失望。

    果然,堂天几个人一起看向清影秀,都点了一下头,而清影秀,眼神有些迷离,嘴里却说道:“事不宜迟,就这麽办吧,大家分头准备!”

    当下,几个人分头去完善作为“火攻”的这个计划,因为兰若云一到黄湖就已经定下了这个计策,虽然一开始也觉得有很多困难,但他想都没想就派人回去准备,然後,他一面等待裸兰的车队,一面思考著就把问题解决了。这样也有一周的时间了,所以准备的已经相当详备。堂天几个人只是到处看了一下,证实兰若云所言不虚,看著井井有条的安排,几个人心里不禁佩服起兰若云的手段来!

    精武营和步弓营连夜上了山,扎营休息,准备明日的大战。而兰若云的五万民兵却连夜开工,打仗他们是不行了,只好尽可能的多砍树,开出一条空地来,他们虽然不敢跑到神族的控制范围内,但山腰上树木茂密,躲在里面悄悄的行动却也不会被神族发现。知道空地开得越大,火势越容易得到控制,万一当大火烧到山腰时,遇到空地就无法蔓延,否则,整个黄湖山脉都得烧光了……

    这一夜神族却没有停下来,而是连夜进攻,可见他们是多麽的著急,一**的神族骑兵发狠的冲击著人类的步兵队伍,如果不是通道狭窄,尸体堆积,这些骑兵早就冲过来了。

    到了黎明,帝国护卫军换过差点就要溃败的步兵,顶住了神族的骑兵冲击,两方面再次鏖战起来。

    天光放亮,东风却迟迟不来。堂天几个人著急而疑惑的看著兰若云,一个个在高台上走来走去,不时的看著插在台中央的那面旗子!

    直到中午十分,那旗才渐渐偏向东南,众人一阵欢呼!

    “不能再等了,迟则有变,下令吧!”兰若云看向清影秀,清影秀迟疑了一下!

    “可是,还不是完全的东风!”堂天有些不同意。

    “策略没有完美的,只有在实战中不断校正,况且,风向一定会逐渐转成正东风的!”兰若云看著战场中的骑兵,“让他们少牺牲一点,留待追击敌人溃兵!”

    清影秀举起了令旗,传令兵马上不断把命令传下去……

    总数五万多的神弓营立即全部支援上去,大部分都下了马,通道狭窄,他们都站在山的斜坡上,全力向场中的神族骑兵射去,对方的天使立即出动,射杀神弓营战士。

    帝国护卫军趁机後退,神弓营掩护著他们,神族骑兵压住阵脚,妄图冲击过来,几万支铁箭立即钉在了他们前面的地面上,惊人的气势让这些骑兵缓了一些。趁这个机会,神弓营也撤了下来,他们走的是山路,骑兵无法突击他们。

    等到天使从空中尾随而至的时候,神弓营已经躲在了通道尽头的两端,继续向著天空中射击。而人类的大军,也有计划的步调一致的撤出通道。

    神族士兵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拼死守了这麽多天的通道,人类竟然放弃撤出!

    看见机会难得,前面的骑兵早已经突击过来,他们身後,黄湖壁垒外面的神族大军潮水般涌了进来,喊杀声在黄湖通道里回响,声势逼人。

    先头部队占领了人类的大营,忽然停了下来,他们看见营地里到处都是一堆堆的树木,还有无数的黄白之物,空气中更是弥漫著一种怪异的味道,有人嗅出了那是一种很容易著火的“油”的味道,混杂著各种硫磺硝石,让他们心里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而此时,神族後方的大部队也没有继续追击,仿佛发现了人类突然撤军的阴谋,可是这时候已经晚了──山坡上一阵轰隆隆的巨声传来,无数的原木从山腰上滚下来,向著神族的大部队当中砸去,立即有许多人被敲了个脑浆崩裂。随即是无数的火箭从两旁和山腰处射了下来,点燃了通道里人类留下的引火之物,新砍伐的树木和山上滚下来的原木一起著火,刹时让整个黄湖通道变成了一片火海!

    “快,赶紧冲过去,冲过去才能活命!”先头部队不像後方,可以撤出壁垒,他们被自己的部队挡著,等到兄弟们撤出去,他们早已经被烧成干尸了。因此有人开始大喊著向前冲去,妄图杀进裸兰平原。

    可是兰若云早已经算准了对方会这样想,在己方通道尽头堆积了大量树木,树木燃著,整个的把通道尽头给堵住了,冲进去的神族士兵立刻被烧成了飞灰,这条足足有半公里长的火海简直就是地狱。偶尔会有几个异人勇猛的冲了出来,立即被一阵箭雨射杀,他们原本雪白的身体现在成了一截巨大的黑炭。

    果然如兰若云所料,风向渐渐转为正东,山腰上正在救火的步兵们立时感觉压力一轻。

    本来由於树木的遮挡,原木很多都无法滚下山,还好後来的火势烧倒了山腰上的树木,停留著的原木混合著断木立即滚向神族的大军,半路上就已经燃著的树木更是威力巨大。

    由於後方士兵不知前方发生了火灾,上百万的大兵堵在壁垒前面,这让通道内的溃兵无法後退,只能陷身火海,哭天喊地,撕心裂肺的痛呼声响遍了黄湖通道,人肉烧焦的气味更是让通道两旁的人神士兵中之欲呕。人类士兵不禁想到,如果此刻被烧的是我们……?他们不敢想下去,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等到神族後方士兵发现前面火光,接到上级撤退的命令时,通道里的士兵死的已经差不多了。大火又蔓延到黄湖壁垒,将凡是木结构的工事全部烧光,又烧著草皮,追著逃跑中的神族士兵直接燃到他们的大帐。

    两百万大军的营帐连绵著布满了整个视线范围之内,黄湖平原上到处都是神族的旗帜!而此刻,愤怒的火焰一路卷了过去,燃烧著神族士兵的身体,他们的营帐,旗帜,不多的粮草,还有嘶号著奔跑中的马匹……

    惨叫声中,士兵们互相践踏,好多人都向著黄湖跑去,带著满身的火焰一头扎了进去,却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就那麽淹死在湖水里,却也不在少数!

    神皇悠星尘在军师力文和大将军完克等一干重臣的簇拥下,一看见火起,就马上撤出黄湖壁垒,有多远跑多远的向著黄湖平原遁去。而悠星尘更是不断埋怨自己:“悔不听军师之言,人类果然用了火攻……!”

    力文心里却也惊诧:“其实他也并没有坚决反对神族的进军,只因他自信人类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两万多的骑兵消耗干净之後,就是神族胜利之时。可怕的是,人类竟然能克服总总不可能的因素,在这个时候发起了火攻──那个领军的将领,直觉上,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可怕的对手!”

    虽然山顶上的火势得到控制,但黄湖平原却被追赶神族军队的火焰烧了个正著,被败兵殃及池鱼,虽然“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不尽”,但此刻烧起来也确实凶悍。冬日的草原正是草叶干枯之时,火势的蔓延却又比在山上快了很多。哭爹喊娘的神族士兵往往被大火追上,立即吞噬,而且,火焰的燃烧是成包围状的,往往是一小队的人绕著圈跑,到最後却发现自己跳进了火海,只好暗叹倒霉,提前火葬!

    所幸人类也被大火堵住,在通道的另一头,一方面组织人力扑打蔓延过来的火势,一方面渐渐撤退,躲避凶悍的火风──谁也没想到冬日的火是这样凶猛,也因此丧失了追击的好机会。

    好一场大火,直烧了两天两夜,等到人类追出去的时候,那已经是第三天早辰了。

    饶是如此,他们也遇到了不少大规模的战斗──神族士兵虽然被烧死了很多,但大部分还是东西乱跑,有的更奔著劳森山那个方向去了,还好有山挡著,否则他们能跑到荒芜大陆去!

    留下斯菲守营,清影秀几个人带领部队追击逃窜的神族队伍,但见草原上到处都是黑糊糊的尸体,整个黄色的大地也被火後留下的黑痕画成斑驳不堪的图卷。

    神族这次是吃了个大亏,不但死亡人数较多,伤者更是无算,仅有的一点粮食也被大火烧尽,如果他们的後勤部队不及时出现,他们可能连回去都是个问题,统统要饿死在黄湖平原上。

    不管怎麽说,可以肯定的有一点,神族是绝不会继续入侵了,人类暂时应该是安全了!

    清影秀一干人直到晚上才赶回来,击杀了神族几万逃兵,俘虏者更不在少数。

    想想计策的制定者兰若云,虽然是反对派的大将军,但是在这种大胜利之後,总该对他表示一些感谢。

    “他呢?”清影秀问留守的斯菲。

    “谁?”斯菲装糊涂。

    “兰军师!”

    “他没和你们一起出去吗?”斯菲奇道。

    “他没有留守?”清影秀诧异道。

    “我好久没见到他了!”斯菲皱眉道。

    “听你这麽一说我才发现,好像两天前火攻一开始他就不见了,阿秀,他没跟你说去哪里吗?”堂天问道。

    “只说去监督山上控制火势,我以为大火熄灭之後他就会下来!”清影秀眉宇间有些担心的说道。

    “糟了──!”方更快步跑过来,“那小子的五万部队一个不剩,连刚来的孟三都不在,是不是被神族……!”

    “神族会有力量一下子歼灭五万人吗?大火之後他们逃之不及啊!再说,他是否真的去追击了呢?”望川北疑惑到。

    “当时乱成一团,只想著痛击落水狗,也没顾及到他!”斯菲有些歉意的说道。

    “如果是其他军队和其他将领,神族现在是没有能力一下子打掉五万人的,可是,他领导这五万民兵,只要几千骑兵,或者正好倒霉遇到天使和异人,那肯定是一个不剩的──!”方更也皱著眉头说道。

    “阿秀,你去哪里?”看见清影秀翻身上马,斯菲著急的问道。

    “那还用说吗?哎,其实我们又有哪一个人能放下他呢?就算他对不起我们,还不是从小就这样了!”望川北叹著气,也上了马。

    “我们前世欠他的吧!”堂天随後而去,斯菲赶紧跟上。

    “封远,这里交给你了!不会有什麽问题了,再给神族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来了!”方更调了三千骑兵,追著几个人向黄湖平原驰去,心里想著:“小贼,你可要坚持住啊!”

    看著他们远去的背影,封远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忽然转过身来,声色具厉冲那些正在干活的士兵的大喊道:“别给我偷懒,赶紧把城门修好,小心神族回来抢粮食!”……!“

    他心里朦朦胧胧的,似乎觉得兰若云不应该这麽简单,那麽,他去了哪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