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十三章 海路漫谈

作品:《佣兵天下

    艾米诺尔大陆西南就是臭名昭著的“咆哮洋”。

    早在数百万年前,艾米诺尔大陆渔民为了生存,借着春秋季风,摇着六尺长的小船开通了冰封大陆航线;大概在二十万年前,商人们为了攫取利润,冒死组织船队向南,最终发现了法诺斯航线。而对于传说中恶魔岛航线的开辟,几乎是和法诺斯航线同时开始的,但是,直到二十万年后的今天,数以万计的艾米诺尔航海者丧身大海,这条航线依旧还是虚无缥缈。

    罪魁祸首,当然就是咆哮洋。根据零星的航海资料显示,咆哮洋上一年四季风浪很少低于三米的,到了春末夏初,大的海浪高达30多米,一个浪头下去一般的小船当时就变成碎片。

    另外,咆哮洋最少有两横两纵井字排列的海底山脉,因此,海底遍布礁石,在大浪的掩护下,这些位于海面三米左右的暗礁就成了大船杀手。

    如果只是以上两点,咆哮洋还不会成为死亡禁地,老水手们还是能辩明摸索出一条海路。咆哮洋上最凶残的就是“迷雾海”——在咆哮洋的中心位置,有一片神秘的大雾,没有人知道这片大雾到底笼罩了多大的海域,也没有人知道这片大雾从何时出现何时消失,总之,任何进入这篇大雾的船只,从此抬头看不到日月星辰,低头看不到海面,似乎满天满地就是这一片无尽的灰蒙蒙大雾。更让航海者们感到头大的是,这片大雾并不固定在一个位置,而是随着风随着海潮在慢慢移动……“或许,这片大雾的统治者并非创世神殿下,而是死神殿下。”著名航海者哥伦布在遭遇这片大雾后,为了纪念自己在大雾中所看到的情景,在航海日志上写写了这样一段话。

    所以,对于航海者而言,咆哮洋三个字就足以闻声色变。

    魔法历十三年秋,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在咆哮洋航行。

    “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请所有人来聊聊了?”艾米特有磁性的男音在甲板上响起,语气里明显带着捉弄。

    “如果再不说,早晚要兵变。”答话的声音瓮声瓮气,回答问题的是霍恩斯。

    池傲天和大青山两个人无声地互相看了看,没有接艾米的话茬。

    距离艾米诺尔大陆战争结束,已经三年多了。此时的艾米、大青山、池傲天距离而立之年已经屈指可数了,三人中,大青山岁数最大,眉间带上了淡淡的风霜,神色间越发显得厚重,更像一个长者了;池傲天变化不大,肤色依旧白皙,冰冷的气息与三年前相比,淡了一些。

    至于艾米……自从拥有了暗戒之后,岁月似乎就没有在他身上流过,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显得更年轻了。猛地看上去,似乎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也难怪老洛克后来再见到艾米时,一口咬定这一定是艾米的同胞弟弟,而并非本人。说法更阴损的是另外一位不良长辈隆:“听说,如果身体失去某些功能,往往就会变得越来越年轻,比如……不长胡子。”

    也难怪隆这么说,从莹莹离去后,唯一和艾米相近的只有名义上的太太——精灵女王灵宝殿下。而女王陛下此时不论从心理还是生理,,还都是一个典型的小女孩。时间,并非无所不能。至少,没有抚平艾米心理上那一小点创伤。

    “好,暗秋声——”艾米喊了一声,秃尾巴龙骑士连忙跑了过来,“你去通知所有大队长以上职务者,明天早上八点,到我座船参加会议。”

    “是!团长大人!”暗秋声扔了清洁厕所的小工具,驾驭着巨龙向各大座船飞去。

    第二天早上,艾米诺尔远征军第一次会议准时开始了。

    小佣兵团,更准确说是黄金王宫座船大会议室里黑压压坐满了人,仅正规军大队长就12位,还有小佣兵团的干部们,以及联军各个实力的统帅,总人数超过40人。

    大会议室中间,是一张直径八尺的圆桌,后面依次坐着小佣兵团四大巨头、山地矮人王火炉、森林矮人王国顺位继承人洛克、精灵王国灵宝女王陛下、拜火教亚当*平殿下、东魔法帝国国王林雨裳殿下——无需任何奇怪,东魔法帝国确实参与了本次远征。

    说其原因,却是简单地不能再简单。

    花语平原最后一战的战况,在当天下午就被魔法师们送回了东魔法帝国,以盗帅为主的绝地大长老们看了大惊失色,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联军统帅艾米,竟然以一人之力挽回了败局,更重要的是,艾米竟然册封了神明!作为魔导师,绝地大长老们对于精灵使的能力再清楚不过了。

    此前,绝地大长老们本来期望艾米诺尔大陆联军和法诺斯盟军在最后一战中两败俱伤,最终,东魔法帝国民心所望地出来收拾残局,现在看来,这个期望已经落空,反而把小佣兵团给得罪了。

    因此,盗帅以及十多位魔导师专程到小佣兵团驻地来慰问,随即,盗帅婉转地表达了一个意见:“没有参加最后一战,林雨裳殿下并不知道此事,而东魔法帝国也并不知道西魔法帝国会在战争中使用同归于尽的闪电术,为了表示歉意,东魔法帝国愿意参加以后所有的战争。”

    如果按照霍恩斯和池傲天的意见,早就派狂战士把这些锦上添花的人打出大营。但是,最后,还是艾米拿了主意:“既然阁下如此好意,那就希望阁下在未来的战争中表现出足够的诚意。”而这足够的诚意,就是在这次远征中,东魔法帝国派出了6000人的魔法师队伍,二十七位绝地大长老仅留下四人看家,其它全部参加远征。

    于此前的会议相比,少了一个人——火德星宫神人沙若。

    花语平原最后一战后,曾经是神圣教廷牧师的沙若一直郁郁寡欢,原因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沙若的父母在一次地行龙突袭中丧生,教庭的波丽牧师抚养沙若长大,而波丽牧师最后却死于那场大瘟疫中。再加上由于最后一战两败俱伤的战略被小佣兵团故意放大,神圣教庭最终在花语平原民众心中地位急转直下,无数的教堂被付之一炬……这些,无疑都是沙若心中无法承受之痛。

    为了让沙若开心,在林雨裳的建议下,魔法历十三年春,在佣兵王城内,给大青山和沙若举行了婚礼。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远征前两个月,沙若有了身孕,因此,沙若自然缺席远征。

    在圆桌会议上同样还有一席之地的还有帝国亲王隆、蓝天大公以及沙漠帝国的侯赛因将军。

    在圆桌上,摆着一张巨大的毛皮,毛坯上星星点点闪烁无数蓝色光点——魔法航海图。

    这张魔法航海图,是易海兰的一点心意。在大海三千米以下,有一种两翼展开十二米左右的鳐龙。这种稀有亚龙兽天生拥有变色的能力,它的皮肤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和周边物体颜色完全一样——正是凭借着这种能力,鳐龙称霸海底世界。魔法航海图就是利用了鳐龙龙甲迅速变色的能力,用巨大的魔法能量把周围数十海里的一切模拟出来,最终以不同的颜色表现在地图上。

    如果没有这张海图,艾米、大青山包括习惯义气用事的池傲天,都绝对不会远征什么恶魔岛。

    “首先,我代表小佣兵团,先感谢诸位对远征的支持。”艾米采用了最常见的开场白,“我知道,大家都有疑问,为什么不远征给艾米诺尔大陆造成了极大伤痛的法诺斯。此前,我一直没有解释,今天,我一并说了。”

    大厅里,静悄悄。大门紧闭,门外轮值军人都换上了小佣兵团中层干部,所有的一切,都显示出艾米所要谈内容的分量。

    “在一千年前……最少是这个时间……”

    艾米第一句话,就让屋子里绝大多数人大脑反应不过来,一千年前……在座的,就算老洛克这样的老矮人都还没有出生,这和今天的远征有什么关系?

    “创世神殿下,对,也就是我们的父神,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被人刺杀!”

    啊?这一次,整个屋子里为之震惊!亚当*平阁下豁地站了出来:“怎么可能?父神殿下是比火神殿下更高的存在,他无所不能,无往不胜,阁下危言耸听!”

    艾米苦笑了,完全无奈:“拜火教的圣火为什么熄灭了千年?就是于此事相关。”

    亚当*平愣住了,拜火教千年来无数大祭祀希望得知圣火熄灭的原因,只是,从来没有人想过,竟然与创世神殿下有关。

    “那究竟是谁重创了创世神殿下?”老洛克满脸的将信将疑,只是,他的目光从侄子身上扫过时,很明显,小矮人对这一切都很清楚——而爱人是天生不会撒谎的种族。

    两位殿下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大厅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和身边的伙伴小声嘀咕着,甚至包括小佣兵团的中高层干部们。

    “安静,答案并不在你们的交谈中,所有人,都安静。”艾米拍了拍桌子,“当初龙神派洛特殿下大概谈起此事时,我也不相信,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一切都是真的。创世神殿下被重创,距离神形兼灭只有一步之遥。这种情况下,创世神殿下获得易海兰,对,就是恶魔岛军团统帅的帮助——这已经是数百年近千年前的事情,创世神最终进入恶魔岛,也就是距离创世灵源最近的地方,创世神殿下在这里正在恢复力量。我提醒诸位,今天的所有内容,仅限于诸位所知,记住……今天在座的每一位,都是获得至高无上创世神殿下青睐者。”

    艾米偶尔装一次神棍,还是有模有样的。

    屋子里,所有的人,竟然不知不觉中有了神圣使命感。

    “因为创世神殿下失踪,火神殿下失踪千年,因此,天上十二主神之间竟然产生了严重纠纷!”

    啊?屋子里再次哗然……

    “安静!”艾米已经意识到会有这种效果,停顿片刻后,继续说,“而其中以光明神、战神、智慧神为首的七大主神,其他四位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光明审开始全力支持神圣教庭,在艾米诺尔大陆上开始传恩布道,而其他几位主神则开始在法诺斯大陆上显示神力,最终,把战乱不已的法诺斯各族纠合在一起,最终,有了这场四个大陆的战争。”

    “而这场战争的最后目的,根据我的判断,应该是毁掉其他主神在艾米诺尔大陆和冰封大陆的神殿,最终,从人间解决神界的纠纷——任何一个星宫,神力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信徒,一旦失去了信徒,即使是主神,也会失去话语权。”

    “难道,您的意思是说……四个大陆所有参战者都在被神明操控?我们被当枪使了?”盗帅眯缝着眼睛,紧紧盯着艾米脸上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恭喜阁下,您答对了。”艾米笑咪咪点点头。

    “恶魔岛出兵,唯一的目的,就是阻止法诺斯大陆,当然,最终这个伟大目的是由我们完成的,就这一点,在座的所有人都足以自豪……所有人。”艾米说到这里,眼睛从盗帅脸上划过,笑容依旧。

    “佣兵王殿下,那魔帅易海兰阁下既然是有心和我们合兵一处,为什么非要我们去恶魔岛呢?他完全可以以修斯帝国为大本营,与我们共同远征法诺斯大陆。”侯赛因将军捻着微微翘起的小胡须,很是不解。

    “当然有原因了。”艾米笑咪咪地说出了答案,屋子里所有人都下意识地扭动了椅子……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