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十四章 银台虚空

作品:《佣兵天下

    大千世界,并非所有地方的时间概念都一样,尤其是进入龙界、神界、精灵界、上精灵界、乞愿塔或上古遗迹中,其中时间的度量单位与人间肯定是不同。

    从转换概率来看,传说中大概如下:在神界、上精灵界,一日等于人间的一年,所谓洞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绝非是虚构中的故事。上古时期,第一个征服艾米诺尔、法诺斯、兵封大陆的英雄王在50岁盛年时,蒙主神邀请参观神界,当他再次回到尘世时,已经过了370年,当年创立的王朝已经四分五裂。英雄王一怒之下,再次领兵征战四方,8年后再次统一诸大陆。英雄王回忆,他在神界只停留了一年多,没有想到回到世间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龙界、精灵界以及部分乞愿塔或者上古魔法师创造的神迹中,基本可以按照一月等于人间一年的概率换算。关于乞愿塔可考究的数字就更多了,每一个魔导师都留下了相关的文字。

    当然,还有一些遗迹中时间是被加快的。

    --《山海经》

    ※※※

    刚才远远看夜之族挑战乞愿塔,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自己站在黑洞洞的洞口,艾米身上慢慢冒出了一身冷汗,而此前,关于乞愿塔的种种说法纷纷出现在脑海中……

    突然,门里漆黑的虚空中出现了轻微的波动,涟漪波动是如此之轻,欲动似静。艾米和精灵们以为自己的眼镜看错了,刚刚揉了一下眼睛,一股银白的烟雾轰的从乞愿塔大门喷出,烟雾散去的时候,乞愿塔大门再次关上了。

    艾米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眼前突然变的漆黑无比。接着,妖精森林中熟悉的风和精灵水境微微涛声在瞬息中消失地无影无踪。

    漆黑一片的天地间,似乎每个人都凌空而立,只有脚下这一点实地。

    “大家不要动!”精灵武士兄弟两个人在进入乞愿塔的一瞬下意识的手握了手,也只有这样才可以感受到身边还有人的存在。武士尝试着伸出脚向外探索,糟糕,不远的地方似乎就是虚空,所以,立刻提醒伙伴。

    每一个人都在默诵着记忆中最常使用的照明术,艾米也一样,但是,没有任何反应,曾经招之即来的光之精灵似乎完全不存在。

    身边迅速响起其他几位精灵大声的咏唱--初级魔法无法召唤出火焰或者照明术,四个精灵不约而同咏唱起高级法术,可惜,在漆黑中并没有任何一丝意愿中的光芒出现。

    “遥远的祖先,秀绿的林海,赐予我祖先神圣的遗体。”精灵魔导师连续换了三个魔法,在第四个魔法咏唱时,漆黑中终于看到脉动的绿色光芒,精灵欣长的身躯外面紧紧的包裹着一层木系精灵,在精灵魔导师高举的左手上绿色魔法精灵幻动着慢慢质化,绿色凝聚成黄色,黄色幻化出金色光泽,一根2尺多长的黄金树支干出现了,在支干的每一侧有三片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金色树叶,金色的光芒散发出金色的颗粒不断摇曳的消失在虚空中。

    不用魔导师解释,所有探险者都知道这一缕光芒来之不易--这无比的漆黑似乎有着生命,正在默默的吞噬一切魔法精灵,魔导师这样的咏唱是以自己的身体作为魔法源泉,而每一丝光芒被虚空吞噬,就意味着魔法师身体虚弱一分。

    类似这样的魔法,所有的魔法师都是尽可能的避免使用。

    艾米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灵光,从背后拔出湛蓝陨石巨剑,“魔剑的精灵呀,幻化成为守护我的灵体——”艾米双手高举湛蓝高声咏唱着。一柄巨大的金色半透明巨剑从天而降,从艾米的头顶贯入落地,巨剑化成金色的光环环绕着艾米。

    嘭然发散的金色光泽如阳光般一洗黑色虚空――湛蓝陨石巨剑蕴藏数亿年的剑之精灵足以照亮一个宇宙。

    艾米和四位精灵长老立刻被眼前超级壮观的景象作震住。

    没有任何人能想到,从外面看,乞愿塔高仅20余米,直径最多不超过10米,但是,眼前却是一个无边无际的虚空。

    即使是精灵这样锐利的眼睛也不能看到虚空是否有尽头--往前看不到尽头,往后看不到尽头,往天上看,看不到尽头,往脚下看,白色平台下的虚空还是看不到尽头。

    虚空在极远处是纯黑色,慢慢逐渐过渡成如同夜空般的深蓝色,接着是如同精灵水境般的深绿色,离冒险者光源越近就越接近金色。

    在这无尽幻境的核心,是冒险者和冒险者脚下的白色平台,平台直径4米左右,纯白色,质地极为光润,非石非玉非木,平台中心有着纵向延伸的小丘。顺着平台向上看去,前方虚空每隔2米左右有一个新的平台,新的平台要高一些,而且面积肯定大一些。一个接着一个,至少有数百阶至多,乃至看不到平台的尽头。

    每一个平台下并没有根基,就这样孤零零地漂浮在虚幻的空中,甚至让冒险者们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像,精灵魔导师沉吟片刻,把自己手中的黄金树支干抛了出去,支干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悬浮在空中,而是拉着熊熊的火焰尾光向无尽深渊落下,直到化做一丝光点从冒险者眼前消失。

    四个精灵眉头都皱了一下,精灵的听力远好于人类,在刚才光芒下落的过程中,分明听到从底下传来了某些低等生命由于对火焰的恐惧发出的尖叫。

    精灵武者兄弟的哥哥小声和艾米说了一声下面发生的事情。

    艾米嘴角露出了苦笑,此前小佣兵团连续完成了吟风任务、湛蓝圣境任务,池傲天和两个女孩子甚至还去了圣雪山,眼前的景观却是前所未有的壮观绚丽--这个,想来,如此壮丽绚烂的景色不是给旅游者免费看的,根据小佣兵团之前的经验,史前遗迹中,越是绚丽壮观的景象就意味着危险系数成倍的增加。

    艾米随手拿出了一根用兽筋编制成的丝韬,一边挽了一个水手扣,把一头扔给了精灵武者中的一个(两个人长的太像了,艾米一时也分不清到底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另外一头套在自己手上:“你们拉好了,我先跳上去,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来。”

    说完,后退一步接着一个飞跃,凌空跃上了前面一个白色平台。

    精灵魔导师阁下在冒险者队伍中年纪是最大的,手脚已经无法与年轻人相比较,嘴里嘟囔着:“如果早知道进来以后还要这样像小猴子一样爬来爬去,我就不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杖交给了精灵武者,接着把水手扣的另外一头紧紧的系在自己的手腕上,用力拉了两下,试了试能否撑住自己,然后大步向前冲去,艾米配合着老魔法师跃起的动作往怀里拽了一把,老年精灵的体重明显比人类轻很多,老魔法师身形骤然加快,艾米连忙用手扶了一下。

    其他三个精灵长老的都在当打之年,大概相当于人类的30~45岁之间,甚至比人类年轻人拥有更多的敏捷。没有费什么力气顺利来到了新的平台。

    艾米抬头看了看直插入黑暗虚空的连绵不断的白色平台,嘴角露出了微笑:“呵呵,四位长老,在这昏暗无光的地方,看来你们要紧密团结在我的周围,在艾米剑灵罩伟大火炬的指引下,紧跟我的步伐,才可以从一个台阶跨跃新一个台阶,直到走向最终的胜利。”

    这也是艾米的习惯了,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是喜欢开一些玩笑,缓和一下气氛。只是不知道隐居已久的精灵们是否可以接受这种玩笑。

    大魔导师神色微微一怔,接着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恭谨的回答:“是呀,艾米阁下,真心希望能够如您所说。在您的帮助下,愿精灵一族兴运长久。”

    ……汗……虚空中虽然极其寒冷,虽然想到了精灵长老可能会听不懂自己的玩笑,但是也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惊世骇俗的话,艾米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遭受打击后的艾米一句话不说,踏踏实实地一个平台一个平台向上飞跃而去--大约走了100多个平台后,每个平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甚至达到了4米多,即使是精灵武者也不能保证一下飞跃如此之远的距离,艾米再次掏出了一根丝韬,这一次,所有攀爬的人都必须把丝韬牢牢的系在腰里。

    五个冒险者额头上全见了汗,两个魔法师背后的衣服已经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呼呼的喘着粗气。

    “我真的有些怀疑,那些黑家伙们也是这样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上去的?”艾米仰着头向天际看去,自言自语。

    “不一定。”魔导师使劲吸了几口空气:“我们进来的时候,形成了我们的领域,而他们进来的时候,和我们完全不同,所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不会好走。”

    “艾米阁下,您的这个剑灵罩魔法的时间是多久?我看似乎已经过了1个多时辰了。”一个精灵武者终于说出了藏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一般的小型魔法,有效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即使是大型防守性魔法,也为1/12天。

    “呵--”艾米笑了:“如果我随便拿一把剑,估计这个魔法最多也就用上10分钟,不是魔法稳定性差,而是普通长剑上的剑之精灵非常少,会迅速被这虚空吞噬,而我现在用的这把剑,为了等到这光荣的一天,足足积攒了几百万几千万年的时间。我估计,怎么还能用上个几十年的。”

    “不愧是创世三剑。”精灵武者低低地赞叹――没有与剑之精灵达成契约的人当然无法听到剑之精灵愤怒的咆哮和哀怨的哭泣。

    稍微休息了半个时辰,冒险者们再次开始了攀爬。

    此时,艾米为了跃上对面的平台,已经需要加上长长的助跑。

    再次向上爬了20多个台阶时,精灵武者兄弟同时发现在左右两侧的虚空中,也隐约出现了白色的平台,只是离的极远,看不很清楚。

    再向上攀爬了10多个台阶后,平台间的距离突然变短了,从四、五米一下变成了不到一米,有些平台已经连在一起,而在平台两侧,就连艾米都可以隐约看到大面积的平台。

    前进的速度骤然加快,不到20分钟,冒险者们至少又走过了200个以上的平台。两侧的白色平台也越来越多,从两侧缓缓向中央靠拢,甚至在这一层平台下方很远的地方又出现了一层平行的白色平台。

    当冒险者们再次翻越了一个陡坡后,眼前,两侧平台已经和中央的平台衔接在一起。

    精灵大魔法师阁下无意识地回头再次了望远方,突然被惊呆了,伸手紧紧的攥住艾米的手腕:“看………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