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四章 千里奔袭

作品:《佣兵天下

    小佣兵团议事大厅里很快聚满了人――艾米火速让人召集了各个的佣兵营主要干部。小佣兵团规模急速扩大,干部数量也几乎呈几何数字爆炸,为了提升各营的训练效果,小佣兵团目前采用的是一套新的编制,伍长上设曲长,每一个曲长管理10个伍。这一点与帝国编制略有不同,小佣兵团所有的战士营都是以曲作为主干单位进行管理以及日常训练。这次干部召集就是曲长以上佣兵。

    议事大厅里黑压压坐了50多人,大部分佣兵营刚才都在进行大运动训练,年轻黝黑的脸上满是汗水。佣兵干部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低低地互相打听着。最近两个多月来,艾米为了让新进佣兵能够尽快融入小佣兵团,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小型任务,全力训练新人,因此,除了每周一次的训练课程调整,不会有时间这么多干部坐下来的,估计是出了什么意外。

    负责佣兵团日常训练的主官是大青山,他刚刚把得到的情报说完,小佣兵团的少年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所有人都在和身边伙伴交换着意见,这种混乱的场景是前所未有的。霍恩斯想站起来大声训斥两句,大青山拉了一下他的袖子制止了。

    在座的30多个曲长10多个队长、副队长,除了狂战士营骑士营,其他无一例外都是从西林岛走出来的小佣兵。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兄弟、下属、上级、朋友或者恋人倒在了西林岛外,罪魁祸首是谁?不就是那一片白帆下藏匿的丑恶兽人?少年们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当初帝国安排小佣兵团驻守断冰港后,佣兵们中间就曾经酝酿着一些异样的声音,几个亲人倒在南疆密林的少年佣兵甚至还密谋脱离佣兵团返回西林岛附近袭击法诺斯大陆军队,如果不是巴尔巴斯以父辈的身份出来调解,单独负责佣兵团的池傲天几乎镇不住局面。

    “团长!”娇弱的声音响起,一个穿蓝色中立魔法袍的少女站了起来。闻声辨人,大部分人立刻猜出了这个来自冰封雪原少女想要说什么――西林岛一役中,她嫡亲胞兄身为大剑士营曲长为替佣兵团冲开一条血路,在连续冲破两个千人队后扑倒在了红土地上,在收殓尸体的时候发现,少年遗体上一共有15处创伤。名为昭兰的女孩嘴唇颤抖着刚刚喊出了两个字,眼泪顺着脸淌了下来,泣不成声,林雨裳连忙站了起来,她现在是魔剑营的客座老师,众多的弟子中这个年纪比自己小四岁的女孩以倔强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着雨打梨花般的泪脸,心疼地替她抹去漓漓而下的泪。

    在低低地哭泣中女孩勉强说着话:“在我一岁那年,为了送帝国法师前往冰之乞愿塔,我爸爸在试练洞穴遇袭身亡;在我七岁,我妈妈病逝。我和我哥哥相依为命,我要替我哥哥报仇……”

    刚听完这几句话,艾米、巴尔巴斯浑身一震,两个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孩子,你爸爸也是边防军?也是冰川步兵大队的?”巴尔巴斯无法相信在小佣兵团内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当年袍泽后裔。

    女孩点点头:“我妈妈是这么说的,我爸爸叫绍岩澜。”

    当着如此众多少年,鬓角已生华发的中年人无奈地伸出左手轻轻摩擦着自己的眉毛试图掩盖自己激动的神情,但是――透过指缝透出晶莹的光泽却暴露了中年人脆弱的一面。

    一刻之后,中年人发出了与自己年纪不相符的长叹:“唉――我认识你爸爸,当年,艾米团长的父亲是冰川步兵大队的大队长,我和你父亲都是他麾下的士兵……”

    小佣兵团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一段已经是古老相传的故事,被翻起的陈年忧伤在大厅里振荡着。

    “卑劣的草狼总是在黑夜袭击善良的羊群。”大部分草原精灵在谈话中尤其是公开场合喜欢引用草原谚语,已经成为小佣兵团主要负责人之一的格尔苏在盛怒中引用了草原上最为知名的谚语:“高贵精灵的灵魂不会白白消失,阁下,我请求阻击这些低劣的畜生!”

    看到有人带头,人群中发出了一声巨吼,狂战士德天按着同伴的肩膀跳了出来:“团长大人,我们狂战士还没有打过仗呢,这一次一定先派我们!***,老子也要创世神打造的武器!我们也要成为贵族!”似乎为了响应德天的号召,其他四五个狂战士轰轰地全站了起来,柳木制的桌椅发出悲哀的呻吟变成了过去时。

    狂战士群体的表现立刻引发了大厅中人数最多的剑士群体一致行动,十五六个彪捍的大剑士营少年看着副队长的眼色整齐地站了起来……

    大剑士营的少年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们的行动带动大厅里所有的年轻人,瞬息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看着少年们年轻面孔下无法压抑的冲动,艾米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屋子里迅速静了下来:“大家现在都很厉害呀,如果真这么厉害,在西林岛一战中小佣兵团也不至于被人家打得落荒而逃。”

    “恩,我同意霍恩斯的看法。”大青山站起来打开了小佣兵团最近刚刚绘制的断冰港详图――这也是血的教训,西林岛一战中,小佣兵团逃脱虎口后发现,如果当时先向修斯帝国一侧攻击然后走圣雪山,损失肯定会小很多。可惜,在那之前由于恪守国界的原则,对于近在咫尺的修斯帝国没有太多了解,甚至连一张完整的地图都没有,想跑都跑不了。

    “我觉得,法诺斯军人可能会采用这种方法攻击:他们乘海船而来,到断冰港警戒范围外,也就是大概50里~100里左右,下船走陆路攻击;而且,我想,他们陆地攻击的人数不会太多,估计在1000人或者2000人左右,如果人数一多,必然会被帝国居民发现,我们早就该知道了。”大青山手指着地图。

    “如果他们化妆为帝国士兵呢?兵力也有可能多于这个数字。”池傲天反问。

    “不可能。”大青山断然否定。“第一,上千人的军队转移,必须有军部的手令,否则很难通过各地驻军的哨卡;第二,就算他们晓行夜宿,力求隐秘,法诺斯士兵的相貌太突出了,不可能不被居民发现。我觉得,他们这次一定是才用了相当多的人类士兵作基层用来蒙蔽各地驻军。而根据在狮子河畔的战争判断,对方的人类士兵不会超过1500人。”

    “我也同意对方会采用乔装奇袭的手段。”艾米挠了挠头发,接着补充了几条:“既然我们准备伏击,那就做得再干脆一些。直接把对方放到城里来,关门打狗。让原城守剑士营从浮冰港采集完整的冰块,沿城市大门把主要干道铺上冰块,让魔剑士营的冰系剑士去固化这些冰块。敌人基本都是从大陆南面热带地区来的,我就不相信他们比小佣兵团的人更熟悉冰雪。还有,弓箭手分出一半安排在城内占领各制高点,狙击剑士也开始熟悉各处民宅,万一敌人闯入后便于搏杀。为了防止海上敌人协助攻击,把海港里所有的渔船全部都拉上岸,这个时节反正也是渔闲,对方也不会怀疑。把一些破费的渔船扔到海里,上面放上柴草和煤油,一旦敌人攻击,立刻引燃……”

    巴尔巴斯作为父辈,幸福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眼前四个大男孩在嬉笑间把断冰城变成了死亡陷阱……作为帝国基层军官,在冰川步兵大队的时候很少参加这种高规格的战役部署,但从过去一些上面放下来的任务中看,帝国精锐部队正规战争前做的部署也不过如此。由此可以看出,这些子侄辈确实是长大了。

    几个男孩正说着,门外有人来报,断冰城剑士营中队长和城主直属骑士小队长到。

    按照帝国军队编制,地方剑士营在等级上低于B级以上大型佣兵团,而且,一旦某个大型佣兵团得到军部许可驻守某个城市后,自动接管该地区防务并有权利扩大、缩小乃至取消非现役部队。进入断冰港后,小佣兵团一直忙于对新进佣兵的训练,对于原剑士营没有作任何调整。

    “艾米团长,哦,几位副团长都在,大家好,不知道找兄弟前来有何事吩咐。”剑士营中队长贵鬼和大家客气地打着招呼。

    贵鬼是一个30多岁的青年人,原来是帝国京畿战区的一个小队长,在战争爆发后,为了加强帝都附近防御,升半级调任剑士营中队长,他比小佣兵团早到断冰港4个多月。原来直属于池寒枫侯爵麾下,因此对小佣兵团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话里话外透着军人间难得见到的客气。

    骑士小队队长则刚好相反,是一个名为林卡且有伯爵头衔的青年男子,刚刚25岁。这么年轻就能够成为伯爵家主也是很难得的事情。据林雨裳大小姐在城里举办的贵族晚宴中了解,林卡一族家道败落,在他父亲一辈家境就已经非常贫寒,他父亲陆续从帝国内务部借款多达60万金币,为了偿还这巨额金币不得以进入了军队效力,并在数年前的一次边境冲突中死去。也正是因为为国捐躯,根据帝国贵族法令,林卡家族得以免还借款,而林卡则继承伯爵头衔。

    小佣兵团接管断冰港防务并非皆大欢喜,其中直接利益受到损失最大的就是城主直属小队。

    城主直属骑士小队隶属于各城城主,可以算是帝国军部专门为城主设置的合法私人武装,规模不得超过200人,由城主从该城的地方税款中直接支付薪金,毫无疑问,在任何一个城市中,城主直属骑士小队也只效忠于城主一人。

    在断冰港这样的商业城市中,由于商业完全是季节性的,当地一直没有大型佣兵团这里设立分部,尤其是冬、春、夏三季,断冰港内佣兵团几乎见不到。城市内大部分护送的工作都由城主直属骑士小队完成,其中的红利也相当之丰厚。小佣兵团到来则让这些年轻的武者失去了唯一的捞外快途径,私底下里难免会有异样的声音。

    当听到异族武装突然切入,两个人的反应也是截然相反,贵鬼和小佣兵团大部分成员几乎一样,脸上吃惊的表情迅速变成狂喜,对于一个军人尤其是正规军官转入预备役军官,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回到精锐部队中,那怕是降级也行,这次无疑是一个非常难得机会。林卡伯爵则在不敢置信的表情后面流露出一丝恐惧。